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制度弃儿陈水总的悲惨世界  

2013-06-18 21:38:56|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题:制度弃儿陈水总,大哥最痛好兄弟

王大麻子 2013-06-18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童大焕说:有组织的恐怖主义,谴责是有用的;个体恐怖主义,谴责往往是徒劳的。明伦书院魏东林说:弱势当然不能成为戕害无辜的理由,但能否正确对待弱势群体,是一个社会在政治上和制度上是否成熟的重要表现。一个社会如不能理性、有效地处理好弱势群体问题,它必将遭到弱势群体的报复。

 

一、引子:陈水总,大哥最痛好兄弟!

 

王大麻子敬重勤劳善良的穷人,当他们被逼犯罪的时候,无限同情他们而谴责社会和制度。我鄙视穷人中的懒人、流氓和无赖,无论他们是犯罪或是革命都坚决谴责,更反对养懒人无赖流氓的福利社会主义。网友东四郎说“从某种意义上说,那辆被炸毁的公交车,很像一个意味深长的隐喻: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如果一个人绝望,那么所有的人都不安全。所以,永远不要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下一个不是你我。”

 

陈水总家庭是没有单位的劳动者家庭,是毛式特权等级制度的弃儿。陈水父亲有肺病,却有八个子女。因此,陈水总初小毕业就辍学,9岁起就与其哥哥一起承担养家糊口重任,家境贫寒的陈水总是努力求生存,凭自己一已之长摆饮食摊致富却一而再遭讲面子的政府取缔,仍然不沉沦五十多岁还当保安,一直保持爱读书习惯(国人不读书世界有名的),着装整洁追求文明,做正事无不良嗜好(兄弟妹妹中有四人吸毒),被街道誉为通情达理,被同事称为与人为善,遵守法律相信政府办事不行贿走后门。这样的好兄弟,这个沉沦社会里少有的正能量,最后竟然绝望成为政府要求全社会共诛之的罪犯,有类似家境(目前家境比陈水总要好得多得多)也曾有过杀人念头的王大麻子,和陈水总哥哥陈述一样,仍然认他为最好兄弟,想起来就无比心痛的、泪流满面的好兄弟。

 

这样的好兄弟被逼成罪犯,成为社会恐怖分子,不是陈水总的沉沦,而是这个社会沉沦到了无底深渊!

 

二、背景:等级特权社会里的制度弃儿

 

擅长运用阶级斗争取得胜利的毛,所建立的人民民主专政的**主义社会,本质上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改开三十多年后没有根本改变的等级森严的阶级社会。人民民主专政,首先把社会分为有参与专政权的和被专政的两大阶级,前者是工人阶级及其同盟军农民阶级,后者是资本家、地、富、反坏右和文革中的臭老九(现反和坏分子,有许多是从人民民主专政阶级中清理出来的,右即*见知识分子),以及从革命队伍中清理出来的叛特走(资派)。等级制度关键在于等级,作为劳动者的工人和农民虽然同属有人民民主专政权力的阶级(当然真正掌握人民民主专政权力的是等级森严的革命功勋阶级),但是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农民阶级只是同盟者,两者的政治经济权力如梁大右派所说一在九重天一在九重地,前者享特权后者似农奴。

 

钟情于明史的毛所建立的等级社会等级之多前无古人。在农村除地主富农之外,拥有人民民主专政权力的农民阶级,依历史状况划分的等级优劣次序为贫农(地很少,或无地,包括革命最各级的无家无业的流氓无赖,特别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刚好的解放时将诺大农业败光的败家子)、下中农、中农、上中农。据说,四清时又根据新的家庭情况重新划分过阶级,我家历史上属贫农重新划分时因家境好被划为新中农(这种划分后来好象没算数)。

 

王大麻子是农村人,对城市的历史阶级划分不大清楚(读大学中知道同学中有享有血酬之特权的革命家庭和普通工人家庭)。但是城市社会是单位社会,其政治经济权利和特权与所在单位的政治经济等级相关。因此,城市人的实际等级特权情况,除政府部门和事业部门之外,工人阶级或城市劳动者家庭按其所属享有的政治经济等级权力按所在单位划分有:中央级国营企业、省、市、县级国营企业,大集体企业,小集体企业,无单位的小手工业者等。同为工人阶级但等级森严,不同等级间工资、福利、住房和政治待遇有天壤之别,难以逾越,能进入集体企业是无单位的小手工业者的梦想,能进入国营企业则是所有人城市劳动阶级的梦想,进入更高行政级别的国营企业是低等级国营企业工人的梦想。

 

有单位的人象块宝,无单位的人象棵草。毛时代只要有单位,就有点福利特权,若无单位则没有任何福利特权。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目前石油企业工资收入是竞争行业的五倍或十倍。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差到油田时,才知道石油人吃、住、烧甚至用都基本不用花自己的工资钱,公家免费发的海鲜等肉食都吃不完。

 

三、制度弃儿陈水总的“悲惨世界”

 

陈水总家庭,就是城市里的没有单位的劳动阶级家庭,名义上这个国家的领导阶级,但属于毛式制度的弃儿。这注定了陈水总一生命运坎坷。陈水总父亲靠擀面为居民提供服务来维持家庭生计,家大口渴(先后有八个子女,老二是买来的)。南方人物周刊报道说:“父亲常年肺病,母亲也干不了活”,养家重任落在3个年幼的劳动力身上,“当时我13岁,水总9岁”。陈述在厦门郊区跟人合养一群羊,靠卖羊奶贴补家用,陈水总时常跑去帮忙,最后陈述把养羊的活交给他,自己出去拉板车。彼时陈水总便爱读书,“他边放羊边读书,我只上了一年学,也看不懂他在读什么书”。有时,放完羊的陈水总会帮大哥推板车。很快陈述的运输生意做不下去了,“他们要取缔,说我们是地下运输队”。

 

[王大麻子注:风子搞文革不仅弄得民生凋蔽服务业大大萎缩,还大割资本主义尾巴,使陈水总一家失去生活来源。王大麻子家在农村,也是家大口渴,兄弟姊妹们也是很小就搞家务劳动、十来岁时周末都要寒暑假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但我们是农村人,当时不觉得苦。]

 

南方人物周刊报道(续):失去生活来源,一家子十多口人向政府求助,得到的选择是:“回乡或者下乡”。1970年三兄弟带着一大家子回到父亲的老家同安。在那里,陈水总负责养猪,他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只在养猪的间隙阅读。“我们都干不了重活,亲戚也难以一直接济”。最后,一家人被生产大队送回到厦门市政府等待处置。原先局口街的楼已经被征用,其中几间变成了制鞋厂。最后获得28平方米的一间房,“政府说暂时居住”,一大家人一住却是30年。[麻子注:有单位家庭都只是家里的青少年孩子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们一部分被推荐上大学、参军、招工回城,文革结束后回城或是顶岗或是政府安排工作,他们下乡会计算革命工龄。而没有单位的制度弃儿陈水总是全家下乡,初小毕业的陈水总养猪养得再好,也不会象干部子弟一样被推荐上清华大学,也不能象其他有单位的知青一样回城后安排工作,甚至下乡也不计算工龄!]

 

[以下资料来自前述报道和其他新闻报道]全家下乡13年后(有多少知青下乡了13年!),1983年已经30岁的陈水总才返回到到厦门,一家10口人继续挤在他外祖父留下的那间28平米的平房里(后来搭建了两层,陈水总兄弟们几家在这里一住30年到现在)。为了谋生,陈氏夫妇带着年长一些的孩子,开始在中山路附近的“黑市”赚生计(毛制度下的政府既不会为制度弃儿安排住房也不会为其安排工作,只能干政府不喜欢而常常打击的黑市)。“卖过吃的、穿的,甚至给人办过票证,几乎什么都做”。上世纪90年代初,陈水总在家门口开了一家汤圆店,生意不错,得以在1994年娶妻生女(制度弃儿陈水总,四十来岁才结婚!)。但两年后该汤圆店因没执照被取缔。不久后,陈水总再次在家门外支起一个半米宽的玻璃柜卖麻糍,但几年后又被取缔。他从此结束了摊贩生活。

 

[麻子注:因为是制度弃儿,即使在市场经济之后,爱面子政府的干预下,勤劳的制度弃儿陈水总,竟然不能依靠自己的一技之长来求生活!]

 

没有单位的制度弃儿因政府要面子而失业了,这与有单位的国有企业工人失业不同。国有企业(特别是垄断行业和中央国有企业)工人被减员后,叫下岗工人,不仅会领到一笔工龄补偿金,还与原单位继续有联系,可能会继续享受了原单位的一些福利,包括住房、医疗等福利,甚至还会被返聘,子弟也有优先进入原单位搞革命工作的特权;他们,后来都会领到政府的低保。因此,许多下岗工人不会再去就业而是在家享受打麻将,早晚广场唱红歌跳,耻于干陈水总和农民工们干的活。有一技之长的下岗职工,自主创业后致富后,会开着高级小轿车排队领低保。。。而这些陈水总都没有。。。2005年,陈水总向社区申请了低保,每月领取补助七八百元。陈香萍回忆,因女儿越来越大,家庭支出日多,陈水总夫妇俩开始外出打工。

 

可怜的制度弃儿陈水总,初小毕业即使爱读书甚至通过能自学自己开治病方子但也文不能当政府的瓶沦猿靠武毛生活,即使从9岁起就劳动但仍然文弱所以武不能当城管靠力气抄小摊贩赚钱,只能以五十大几的年龄去当小区物业保安。。。

 

城市里,居不易。在城市里,凡有单位的,特别是省市以上国有企业单位职工,即使是下岗职工,都分配有福利房。夫妻双方在不同国有单位的,通常家里会有两套以上福利房(还可能继承有其父亲单位的父亲的福利房),有的国有单位还分过几次福利房。因此,许多父母有单位、自己也有单位的家庭,仅凭福利房都成了拥有百万甚至千万财产的富翁。他们是反对房产税和深化改革的钉子户。

 

没有单位的制度弃儿陈水总,如今居住的还是母亲所继承的外公留下来的逼窄的住房(因此他们一家与其舅舅有利益纠纷)。城市里,许多人是靠门面房的租金生活的食利者,更不用说城中村那些凭宅基地住房致富的千万和亿万富翁了。雪上加霜的是,陈水总家的住房还不是门面房。厦门局口街虽然繁华,但陈水总家的住房在街面之后,得不到服务繁荣带来的级差地租!麻子所在城市,许多贫穷家庭因拆迁补偿款而成了百万富翁。可是,陈水总连拆迁户的幸运都没有,想当钉子户都没有运气。

 

 

四、犯罪前因后果:政府把悲剧转化为正能量

 

邓大人让一部分先富起来,在分配制度改革吉利中,终于福利社会主义阳光有可能照耀到制度弃儿陈水总了,根据厦门市政府出台的政策:有上山下乡经历,未安置就业的厦门户籍,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的人员”通过手续,可办理退养。60岁的陈水总,终于有享受拿每月1000多退养金的资格了。但是正是这个社会主义福利政策,带给陈水总希望的同时又让他走上了犯罪的不归之路。由于早先户口转迁过程中1953年出生被写成1954年(有混帐说以前是陈水总故意把年龄写小的,这完全是胡说,一个制度弃儿写小年龄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在办证明资料的过程中被董科长们百般刁难,自尊反复受到蹂躏。[麻子注:本地包括农村小镇的制度弃儿,只要有证明,也都有可以享受到这类政策福利了。办证明时,一般都容易办,因为钱是政府发的,干部和办事员没必要反复刁难人得罪人!]

 

陈水总遇到的那些科长们,太过份!陈水总大哥陈述一再提醒陈水总:“送两三千购物卡就搞定了”。但陈水总相信法律不走行贿开后门邪路,说:“不要!我正正当当地办理,实在不行就告到福州,告到中央去!”陈水总上访几个月后,失去了耐心,没有告到中央,而是选择到阎王那里告状——6月7号下午厦门一BRT爆炸起火,相关部门说陈水总用汽油放的火。[王大麻子注:对陈水总的遇到我感同身受,且陈水总不走邪路的性格与我相似。我也差点走向杀人犯罪道路。九十年代,想调离原工作单位却屡被本单位和人事部门刁难,就曾幻想过杀人和炸单位。只是因为单位领导还有仁慈之心最终放行之后,才没有走向犯罪道路,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制度弃儿陈水总,大哥最痛好兄弟

一个决心赴死的人,最后一餐吃的是油条,而且没有吃完

 

同情心,又称恻隐之心,那可是上帝赐予天地万物的一项无比珍贵的特殊礼物,猪狗有之,草木有之,人亦有之。陈水总犯罪后,主旋律不仅没有反思社会和制度问题,除了实行买汽油实名制之外,还以文革式语气号召“全社会共诛之”。据说《一虎一席谈》上,有个观众咬牙切齿地发言说“对陈水总这样危害社会的人,政府就要严密监控”。这个观众不仅没有人类的同情心,而且也是个不懂社会的脑残患者。陈水总生来不是罪犯,其勤劳吃苦爱读书讲文明信法律有自尊的性格,正是我们社会需要的正能量。是社会,是制度,把他逼上绝路。俄罗斯诗人马雅克夫斯基说:“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时,不要忘记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

 

尽管还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无辜死者家属的悲伤还没有过去。主旋律又已经化悲剧为正能量了。厦门报纸说:“回视这起BRT公交车放火案处置经过,我们看到了一个个紧张忙碌的身影,看到了一幅幅感天动地的画面。这种正能量,源自于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不少市民来电称赞厦门日报的报道是及时雨正气歌,是有担当负责任的主流媒体”。“回视放火案处置经过,我们看到了一幅幅感天动地的画面,这一切所传递的正能量,使逝者能够安息,生者更加坚强,厦门更加温馨。这种正能量,源自于我们有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有最广大人民群众的铜墙铁壁”

 

五、感叹:城市弃儿比农村底层更难!

 

在陈水总案件出来之前,一直以为农村中没有特权的普通农民(村干部过去和现在都有特权),命运最悲惨。特别是毛时代,由于制度安排城市的底层生活比农村底层生活好,毛时代饿死人也只是饿死农村人,当时没有单位的城市贫穷家庭,如陈水总家虽然家大口渴也没有饿死人。邓改开之后,农村自由了,习惯于重体力活的有承包地的农村底层人,生存条件相对而言要比陈水总家庭这类城市弃儿要好得多。因为有地就能养活人,而陈水总一家几无立锥之地。东北的北大荒农场,每户承包几百亩上千亩地,机械化耕种,每年在上交几十万承包费之后,年成好时纯收入有几十万上百万。

天涯扬子江评论版:http://bbs.tianya.cn/list-50006-1.shtml 网易博客:http://lishiba09.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