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错误选择误苍生:贪官可恕,大右派不可恕!  

2013-01-17 20:56:31|  分类: 政治民主与改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关头错误选择:贪官可恕,大右派不可恕!

王大麻子 2013-01-17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http://lishiba09.blog.163.com/

前几天,舆论上和网络民主派又炒作“窑洞对”。网上有“西粤江郎”编了个微博段子【“窑洞对”续事】,讲了对话者黄炎培后来的悲惨遭遇: “57年反右,黄炎培六个子女及一个女婿被打为右派,称‘一门七右派’。65年黄炎培去世。66年‘文革’开始,其妻姚维钧‘代夫受过’,惨遭侮辱殴斗,68年自杀身亡,年仅58岁”。在历史面前,王大麻子只有叹息:贪官可恕,大右派黄炎培我无法同情!

年轻时,由于长在红旗下大脑灌满了革命思想,因此非常同情在历次毛式政治运动中惨遭错误整肃的革命家,后来也十分同情被毛无情修理的大右派(有几个大右派至今没有被平反)。但随着阅历的增加,逐渐知道那些惨遭整肃的革命家,本身就是杀人如割韭菜的革“命”家,被整肃纯粹是帮内争权夺利,或者只是更左和更更左之间的路线斗争(而革命党的路线斗争向来残酷)。因此,文刀家后代和猫猫家后代能握手言欢,也因此厚家三公子行事风格不逊于整他爹的毛。。。当然,韦君宜等觉悟者,是值得敬佩的。

顺便一说:说到平反,据说当年超额、恶性执行大跃进路线,饿死了很多的一个县委书记,在文革前的六十年代初就因为其恶性被撤职判刑。在八十年代的平反运动中,竟然也给平了反!

现在,右派大多不同情那些被整肃的老革命了,然而却仍然会同情在五十年代后期开始,被惨遭修理的那些大右派。回忆回顾那些大右派被修理的经历,章诒和写的被修理期间几个大右派的贵族式(其实他们离贵族远得很)生活和气节的书,也一时洛阳纸贵。但是,当年被无情修理的大右派(个个都是学富五车的大知识分子!),虽然不曾如害韭菜般杀人,但其在历史的关键时期,不选择理性的革命党而选择了民粹革命党,助纣为虐,将国家民族引向了灾难。想到他们曾经助纣为虐,虽然一些人后来有后悔(还有很多右派不知后悔,不认为自己是右派以自己是“参加革命”为名要求平反!),我仍然无法再同情。

网上有“坚强老顽童五世”写了个帖子《全国人民都后悔》,写的其实是陈寅恪、宋庆玲、林虎三等人在后期的后悔,并引申说黄炎培、梁漱溟、老舍、吴晗等也应有后悔。我想宋庆玲是个女人,也许有女人是头发长见识短的通病,林虎三在左倾的青年时期走错了路又上船易下船难,他们后悔是情有可愿的。但是,精通中外历史、学富五车的陈寅恪的悲惨遭遇和后悔却无法同情,尽管本人非常欣赏陈先生的学识。在陈那个年代,他有更好的选择,不是有以胡适为代表的少部分知识分子,在那个理性革命党败走时仍然不离不弃!那个理性革命党在败走时也多次诚邀陈先生一起走,同为史学家的钱穆就走了。。。

贪官可恕,大右派不可恕。因为,在择劣择腐的体制之下,清官往往被作为贪官或敌对势力被淘汰。所以,想要为人民服务的,想要实现自己政治理想的,体制内精英不得不同流合污一起贪!他们身不由已,没有选择的自由和余地。他们虽然贪腐着,却也痛苦着。正如实现生活中,一个正常的男人,若自称没有去过色情场所,必定会被人视作怪物或性无能,也必定没有朋友。一个洁身自好的男人,若不愿被孤立要有朋友,也不得不进色情场所,甚至要弄个情人玩玩才行。否则,连女人都瞧不起你。如今在网络上,被有被喝过茶的人,通常都会在网友和粉丝面前抬不起头来。

贪官可恕,大右派不可恕。因为,当年的大右派都是学富五车的知识精英,是专家学者。而学富五车的知识精英,有着选择能力!包括,在如今制度下,学富五车的知识精英都有选择能力,虽然某些选择会使自身失去人身自由。而且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后半期,他们有选择余地,而且有更好的选择!在任何国家,民众大多是愚昧的,需要作为社会精英的知识分子来引导,国家民族的未来是知识分子引导的。引导国家、民族和民众走上正确道路,是知识精英的社会责任!正是在那些后来的大右派知识精英的选择和引导下,使国家民族走上了错误的道路,他们个人命运也悲惨不堪。因此,大右派虽然后来命运悲惨,却无法同情和宽恕他们!

上世纪上半叶,几个关键时期,都是知识精英主流引错了路。在五四之前,本来有了正确的选择“宪政”,然而当北方的大炮送来马列的时候,多数知识精英,包括多数史学家,都丧失了理性而选择了(无产阶级)民主(暴力社会革命)!作为钻研历史的陈寅恪,仍坚持了史学的正道,而没有如多数历史学者那样选择马*主义史学。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历史又到了个关键时期,后来的那些大右派,学富五车的知识精英们都选择了暴力革命党而抛弃了理性革命党,整个社会在他们引导的舆论下作出了“历史的选择”!陈寅恪,抛弃败走的理性革命党,对红色社会有所希冀的留了下来。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那些,多数的知识精英,在关键的历史时期,为何作出错误的“历史的选择”?从上世纪上半叶的历史看来,原因在于他们一是浅薄,醉心于民主科学的口号,而无法理解正确的道路是宪政,正确的民主在于服务宪政(如今,它们不怕谈民主,就怕谈宪政);二是中国知识精英有民粹传统,正是这种民粹倾向才产生了中国历史上的极权专制,也正是多数知识精英的民粹意识,才使所谓的右派(他们充其量是中左)都在历史关键关头作出了错误的,导致他们人生悲剧的历史选择。三是故土难离,而又懦弱贪生不能如王国维般为家国沦丧殉难,想与胜利后的革命党苟且!当然,前两点是主要因素。

民众愚昧,若知识精英再浅薄和民粹,则国家民族走向便会与宪政道路越走越远,从而陷入暴力革命循环。网络上有人称,天朝又面临着历史的关键时期。若真如此,我们每个人当下的选择,集合起来便决定了国家、民族和个人相当长一段时期的未来。因此,必须小心抉择。否则,若选择错误,就必然要遭天谴,就和当年被毛左们死整的大右派一样。

在历史的关键时期,最重要的是抛弃民粹,拒绝激进!要宪政和渐进的宪政民主,不要激进民主。五四时期知识人,特别是知识青年,抛弃宪政,拥抱激进民主给我们带来了苦头现在还没有吃够。1966年全国知识人,青年学生,除极少数或一小撮外,竟然都陷入了文革狂热。如今,薄厕洞西南一呼,全国各地不少有名望的学者,红卫兵潮立马又涌起来,一些自由派学者都趋之若鹜!你民粹,他利用民粹,来达到其抑制进步目的。“你激进,我反动”互动模式,只能使我们陷入囚徒困境。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