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财产除罪化是政改起点:一公开,二征税  

2012-05-20 20:54:16|  分类: 政治民主与改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产除罪化是政改起点:一公开,二征税
                         王大麻子 2012-05-20
   (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http://lishiba09.blog.163.com/

      官员的巨额带罪财产,只患不均的民粹主义意识形态,是政改的两大根本障碍。为此,必须以(赞同并促成)公开化和财产税为官员财产除罪,必须使人民认识到私有制加财产税比公有制更有公平和效率。从而实现保障私有产权加税收的温柔革命,避免剥夺财产权的走回头路的暴力革命。

财产除罪化是政改起点:一公开,二征税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今天,一个盲人说“公平正义是没有国界的”。但是,公平正义的实现智慧和艺术,一个没有大智慧的民族永远享受不到公平正义的阳光。

      国家的社会经济矛盾发展到这一步,发展已不是硬道理,维稳已压倒公平正义,不断升高的维稳成本将最终导致社会崩溃。一切出路都指向华山一条路——政改。当然,政改不是前西南王那样的回到铁幕重重残酷血腥的既没有公正正义也没有效率的毛时代(那个模式的破产已说明此路不通),而是要走向自由民主宪政、也就是实现二十世纪上半叶两个革命党都承诺的那个目标的政改。

      然而,走向公平正义的政改,其最大阻力在于既得利益者,包括官僚(及国有)资本集团及裙带资本集团,特别是掌握政经或社会资源支配权力的官僚资本集团,因拥有巨量风不得阳光的带罪财产而阻挠阳光化改革。目前,顽固反改革势力以官员财产公开技术手段缺乏为由,将财产公开制度激鼓船华式的推到十年后。其真实意图是,反对财产公开反对政改。

      带罪财产是通过非法手段、不公平制度取得的,是在九十年代初的权力集团活用马克思“经济是政治的基础”的理论(他们也认为,西方民主制度是必然的,但认为西方民主制度仍然是大资本家掌权。所以他们必须成为大资本家以便在民主化后继续掌权,所谓江山不变色),以权力掠夺,包括化公为私、掠夺民众和子孙后代财产、不公平分配体制而来的,见不得阳光的巨额带罪财产。

      一般认为,公有财产的私有化总是有效率的,且有助于实现市场化和民主化改革(张维迎在八十年代的吐痰理论就是基于此)。但是,以非法手段的私有化和权力掠夺得来的带罪财产,因为见不得阳光,不能在阳光下经营,则既没有效率也不会带来民主化改革。这十年来拥有带罪财产的权力集团大搞国进民退和高奏舞步高曲,就是因为如此。

      倒退没有出路,维稳成本不断升高终将使社会崩溃。这样,权力集团中相当部分人也想实现九十年代初的设想,在掌握大量社会财产后走民主化道路,以民主化方式继续掌权。然而,他们当初没想到,巨额的带罪财产使他们不敢搞(民主化)政改:

      一是权力集团内反政改势力会以暴料主张政改者的带罪财产相胁迫;二是政改本身会暴露其带罪财产,政改后必然遭到清算;三是在民粹主义社会(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只患不均”的民粹主义社会,或如钱穆所认识的那样是社会主义社会,民粹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基础)条件下,带罪财产的公开化会导致社会动荡和循环式的暴力革命。

      倒退到毛式社会或者走循环式暴力革命,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包括底层民众。因此,必须对权力集团带罪财产做除罪化处理:一是既使官员财产是以非法甚至犯罪方式获得的,只要其赞成财产公开、促成财产公开制度并公开其财产者,均不予追究,承认其财产的合法性;二是赞同并实行累进制财产税(当然包括房产税和遗产税)。

      凡赞同并促成官员财产公开和财产税的带罪财产,均可除罪化,相应官员也可继续“为人民服务”。我不相信,中华民族连南非黑人的智慧也没有。对反对和阻挠财产公开制度者,则坚决追究,虽远必诛。无论其将财产转移到何处,无论其本人或家属加入了美国国籍或是帕劳国籍,都将像犹太人追究纳粹罪犯那样追杀到底。以此形成一种正义的威摄力量,在除罪化集合政改力量基础上,再化解政改阻力。

      财产公开化和带罪财产除罪化,最大的障碍还是仇资仇富,甚至仇商仇精英的“只患不均”的民粹主义意识形态,以及认同等级特权的封建意识形态。在这两种意识形态主导下,中国社会几千年走不出暴力革命循环(最重要特征之一是剥夺富人财产权甚至生命),实现不了现代化和文明进步。中国人之所以接受剥夺财产权的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就是因为这种自古以来的民粹主义意识形态。

      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面对原始资本主义社会积累起来的社会矛盾和巨额带罪财产,发生了两种革命:一是列宁的第三国际主导的俄国式的所有制暴力革命,二是第二国际社会主义运动所主导的欧美所得税(包括财产税)温柔革命。历史和现实证明,第二种革命才是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人向来自为很聪明,但王大麻子认为中国人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能够避免暴力革命和暴力循环的,往往被国人认为很傻的欧洲人,具有大智慧。

      文化决定制度,观念决定民族命运。政改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革命,特别是在中国目前激烈的收入和财富两极分化的社会矛盾下。任何进步性质的革命,必须以意识形态或文化价值观念的革命为基础。为此,我们要争取财产公开化和并建立财产税(限制富有者的财产受益权)的温柔革命,避免剥夺富有者财产权的暴力革命。

      官员财产公开化,才能有效防止腐败;财产税而不是剥夺财产权,既可收到私有产权的激励效率,又可实现私有财产的社会化使用和私有财产收益的社会共享。这远比剥夺财产权和公有化好得多。因此,目前的关键是清除民粹主义,使人们认识到私有制加税收,比公有制要好得多。与体制内的反政改势力相比,更令人担忧的是充斥于知识界和网络上的民粹主义意识。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