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春节忆旧:记忆不能活埋  

2012-01-23 06:22:15|  分类: 人文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忆旧:记忆不能活埋
  王大麻子 2012-01-23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http://lishiba09.blog.163.com/
  
  每当看到网络上爱心人士贴出来的西部贫穷地区的贫困儿童图片,比如背着弟弟上学的姐姐,提着火盆站着念书的学童,流着鼻涕穿着破烂脏兮兮的儿童,没有稻草高的挑着稻谷哭兮兮的男孩。。。酸楚就从心海溢出眼眶。这不是因为王大麻子富有爱心,而是因为这些图片都能找到当年麻子的影子。酸楚,在于如今穷孩子的穷日子有爱心关注,而王大麻子们儿童时代的穷苦生活记忆却被活埋,被活埋在“阳光灿烂”的历史书中。活埋历史和民众记忆的在阳光灿烂的大院里成长起来的继承了权力的当年那些孩子们,正在借这些爱心图片所展示的现实苦难,以否定改革开放,试图走回头路。
春节忆旧:记忆不能活埋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中国历史的一个伟大传统,就是活埋:活埋人,活埋文化,活埋历史。看过一篇论证中国历史是否如传说中久远的一篇学术文章,用的就是在传说中对立双方大战之地域寻找出大量被活埋的俘虏残骸。历史上最著名的是秦将白起坑杀赵国降兵四十万,此后又有楚项羽坑杀秦降兵二十万,坑杀中很多都是活埋。活埋文化,历史上最著名的或许是始作俑者的秦始皇,焚书坑儒四百多,将知识人连同承载文化知识的书籍一起活埋(中国人有五千年历史证据,也被秦始皇活埋了);到20世纪自命为马加秦的著名词人“昆仑”,则以无产阶级的伟大气魄,“坑杀”**万中国知识精英,以表达其在著名诗词《沁园春,雪》中对祖龙的蔑视。
  
  在大力保障人的生命权的今天,除了谣传中的***活埋***外,在光天化日之下很少有活埋人的**行为。但是,历史仍然会以另一种方式延续:通过言论控制以剥夺话语权、表达权方式活埋人,通过造假、删削、篡改、敏感字符以及忽略的方式活埋近代历史。人们可从书店、网络和图书馆中查阅了解外国各个时代的历史,也可以查阅到清末之前的历朝历代的“我们这儿”的历史,然而我们看不到清末到现在的全部历史真相(部分真相不是真相),更难以了解近六十年、近五十年、近四十年、近三十年的基本历史,越往近的历史,越模糊***越不能说。
  
  畏光症患者做得很成功!近代历史真相被成功活埋,麻子童年时代的苦难也被成功活埋。曾试图有选择的和九零后聊个人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生活经历(个人历史)来论证改革开放在经济学上的正确性,但青年们如听天书,甚至被有些青年质疑是在造谣,“觉悟高”的青年还质疑是在反*。因为,八零后和九零后的中国近代图景,来自于从中学到大学的那几本以活埋真相为目的必考的教材,以及太监艺术家们拍摄出来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之类歌德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反映只不过是特权大院里的特权二代们童年时代无忧无虑无法无天的幸福生活。
  
  麻子童年时生活在重庆云阳山区农村,那里的冬天不是太冷。小时候听大人讲的是“生在云南,长在四川,死在沙漠(埋在沙漠里不腐烂)”。寒冬腊月时,农村小孩大多穿着不知道几代人穿过的,补丁累累而又不合体、用稻草系着的空心破棉袄(空心是指除破棉袄外,内里没有其他衣服),有的还下身赤裸着,流着鼻涕在阳光下快活的光着脚脚丫相互追逐着。晚上睡觉的床是木架子床,麻梗或细木棍、竹片上面铺稻草,稻草上面是一年四季不变的竹席(城里人夏天用作凉席),没有垫絮没有床单。冬天,孩子们脱得精光睡到冰凉的竹席上的感觉(一是冬天没有内衣只穿光棉袄,二是即使有作为内衣的衣服,也不能睡觉时穿着在竹席上磨),现在无人能体会,只能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好在孩子们火气旺,不一会就将竹席被窝捂热乎了。所以,大人,特别是老人在冬天特别喜欢用小孩来暖被窝。娶媳妇的目的,很多时候也只是娶一个冬天捂被窝的。
  
  稻草,特别值得一提。生产队时的农村,牛是主要的耕作动力,稻草是牛的食物。冬天,在稻草堆里其实很暖和,奢侈的家庭会在床上垫很厚的稻草,睡在上面绝对不输于柔软的席梦思。生产队的稻草垛,也常是情人们偷情的好场所,是农村少男少女偷偷谈情说爱的经典场所。许多农村少年少女的童贞,就是在稻草垛中失去的。
  
  即使在老家云阳,冬天仍然很冷,特别是在早晚,耳朵、手、脚被疮伤是常有的事。麻子十来岁时迁移到湖北江汉平原,江汉平原比老家重庆云阳富裕,但冬天要冷很多,那个年代寒冬腊月常零下十多度,有人挑水从结冰的水塘上超过(现在气候变暖了,结冰都很少看到)。尽管如此冷,还是有许多贫穷家庭小孩没有袜子穿。所以,冬天最最温馨的事是,每晚睡觉前一家人围着一个大的木头脚盆,好几双脚,还有手一起放入滚热的热水中汤脚以治疗脚上、手上冻疮。冻疮未冻穿(溃疡)时会比较痒,冻疮冻穿溃疡后则很疼,且难得好。家长懒惰的家庭,大人和小孩的手、脚,常会冻穿。麻子的招风耳,在冬天也常患冻疮,可惜手脚好汤耳朵不好汤,所以耳朵的冻疮也常会冻穿。
  
  毛时代的农村人民公社时期,社员和大人常年要参加生产队劳动,从早到晚没有星期天也没有节假日,当然春节还是有几天假的。所以,一般都是大小孩带小小孩,姐姐们常会带着或背着小弟小妹上学。处于哺乳期的孩子,母亲在生产队参加劳动时会把婴儿,用四角有带子的大布片(名唤“襻襻”)背在背上。重庆山区老家最常用的搬运工具是背笼,网上有一个著名的图片,一个女农民工用背笼背着山一样高的行李,手上也拖着沉重的箱子返家过年。那个年代上学的小孩学业负担不重,但放学后做打柴火、扯猪草等一类家务活是必须的,所以也常是背笼不离身。麻子一次砍柴时,不小心把左手食指砍了一个大口子深可见骨,也只是用鼻涕混合干土灰一敷后继续砍柴(如今左手食指上仍有一条明显的疤痕)。记忆中,砍柴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把砍的柴挑回家,硬硬的千担(冲担)压在稚嫩的肩头上越走越痛。。。
  
  到江汉平原后,吃的还不错,起码大米稀饭是管够。但在重庆云阳老家时,生活则非常非常的清苦。成天菜汤稀饭(稀饭中加一种产量极高的蔬菜的菜叶),稀饭中米粒是很稀罕的,更没有现在所谓的炒菜没有油水。小孩上学路远的中午饿一顿是正常的,家景好的或收获季节家长会允许带点红著或米在学校食堂灶上蒸来吃,当然也是吃光饭没有菜。上世纪70年代初,我在江汉平原上离家到镇上读高中时,有米饭吃,但没有钱买食堂的菜,就从家里带点咸菜或买榨菜切细(五分钱的榨菜可吃一个星期)。在重庆老家时,虽然整个农村生活都贫穷,但是春节还是奢侈的:会持家的肯定要杀猪,所以春节桌上会很丰盛(十来碗菜),有干饭(下面一层红薯垫底,上面是大米)。可惜,一年三百六十天,并不是天天春节。当时的革命理想是,“有朝一日时机转,天天每每象过年”。
  
  幸福感,很多时候是来自于差别和比较。有句俗话叫,生在福中不知福(常有知青回忆在农村的艰苦日子,其实在农村青年看来,有特权的城市知青在农村是非常享福的),同样的也有“生在苦中不觉苦”。由于大家都穷大家都苦,而且那时也不知道城里人有那么幸福和阳光灿烂的生活,课堂上老师还常说我们生活在新时代是多么幸福,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人民需要我们去解放。所以麻子在那个年代虽然常常饿得心慌但却不感到苦,还一心憧憬着要解放台湾和西方国家受苦受难的人民呢。如今说那时苦,是因为和现在比较,和那时的城市孩子、特权大院里的孩子比较才觉得苦。
  
  不该有的苦难,才真叫苦。制度造成的苦难和不公才是最苦。从改革开放后,重庆云阳老家迅速脱贫致富来看,那时的苦是不该有的苦(四川和重庆山区人是非常勤奋的)!1960年,麻子还差点饿死了,想起来不免要对那些极力为掩盖饿死人的史实的邪恶势力说“三妈的”。现在西部贫困地区学童之所以我们感觉其很苦,是因为国家把大量教育财政支出投入到了特权地区和特权幼儿园之类的学校,而对西部地区没有投入,更有可能国家对西部一些地区的教育投入被挪用。今日的苦,主要是特权和不公带来的苦。即使今日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比毛时代高得多得多,大多数人都有改善,但许多人仍然感觉不到幸福,就是因为特权和收入分配不公、公共投入分配不公,由于腐败造成的。
  
  不经历风雨,那得见彩虹。从生活成长角度看,苦难经历是一种财富,艰苦生活是一种难得经历。没有过去的苦,麻子也不会感到今日的甜。没有成长奋斗的艰辛,就不会有成功的幸福。苦难的经历是最好的学校。过去的苦难不能活埋,我们不能跟着活埋历史的阴谋家走回头路,不能唱着红歌重回毛时代。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过去在阳光灿烂中成长起来的、感受不到当年普通民众苦难(根源)的,活埋民众记忆和近代史的,继承了父辈权力的特权大院里孩子们,正在背叛30年他们父辈一代人的改革宗旨,偏离当年的改革道路,引导国家重走回头路。更危险的是,他们竟然受到丧失记忆没有思考能力的愚昧大众的普通支持。
  
  不经历风雨,那得见彩虹。没有成长和奋斗中的艰辛,就不会有成功的喜悦与幸福。因此,麻子虽然从今天网络上的西部山区贫困孩子中看到当年自己的影子,会觉得非常心酸。但是,也觉得爱心救助虽然很高尚,但做得不好也会适得其反:一是让贫困孩子知道了与外面生活的巨大差距,使本不觉得苦的孩子感到痛苦以及低人几等;二是给穷孩子们超过孩子家庭和当地生活平均水平的福利资助时,会使孩子在情感上疏远他们的家庭和社会;三是这种不经过自身努力就能得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事常有的话,会使贫穷孩子产生依赖,丧失自力更生的精神。更何况,麻子主张,无论城市或是农村家庭孩子,就应该做力所能及的劳动,从小就应该进行生存能力的训练,而不应把孩子泡在蜜罐里。
  
  爱心,扶贫,常往会好心做坏事。由殖民地建立起来的富裕起的西方人国家,西方人为了补偿当年对土著居民的伤害,给了土著居民很高的福利,结果是害了土著居民。如今,“我们这儿”政府每年从财政中拿出不少钱大搞农村建设,进行农村农田、道路和环境的整治,给农民带来极大好处的事情而既不需要农民本身出钱、出力也不需要农民参与,当然工程建设也不受农民的监控。结果,国家大量的农村建设支出都落入各级官员和工程承包者之手,新建农村水利或道路设施都成了豆腐渣,建成没几年便丧失功用,有些项目本身就没有任何用处除了给官员带来面子之外。同时,农民也产生依赖政府财政扶助的心理,他们虽然闲暇时间很多,但居所周边的卫生环境都无人做,垃圾乱堆乱放,生活垃圾污染的沟渠环绕着村庄。。。
  
  回到春节。春节总是快乐和幸福的,即使在贫穷和禁欲的毛年代。上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的农村春节,农村没有电视,在吃完团年饭一家人会在堂屋围坐的火盆周边,谈往事谈趣事谈来年谈未来,其乐融融(如今美好的除夕夜话被庸俗的电视春晚活埋了)。夜渐深老人和熬不住的小孩会先后上床睡觉,父亲则一直守夜到转钟(半夜十二点)。然后拿着一百响(奢侈的买三百响)的鞭,直到清寒的除夕夜中点燃,以迎接新年和新希望。清脆,响亮的爆破声划破夜空,令人十分感奋(今天,粗大的万响鞭炮纯粹是制造噪声)。远远近近,也不断传来爆竹声。。。
  
  翌日清晨,起床后的孩子们,穿着新衣(若有),到处寻找鞭炮灰烬中的未燃的哑鞭。然后,一些孩子围在一起展示成果:将一个引信燃掉的哑炮对折(不折断),将一个完好的鞭炮引信端放入断口处,然后点燃--这就是我们儿童时玩的火箭。

  评论这张
 
阅读(72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