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税负最痛国有最苦,中国若第二世界无第一  

2011-09-23 22:36:36|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税负最痛国有最苦,中国若第二世界无第一
  
王大麻子 2011-09-23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http://lishiba09.blog.163.com/
  

  “9.11”之后的十年,是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日益衰落,东方社会主义中国日益崛起的十年。这让高傲的披着文明外衣的野蛮又而嫉妒(在基督世界这是最大的恶)的西方人,十分恐惧和哀伤。于是想方设法防范中国(构筑环中国链的军事同盟与军事基地,挑起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的敌意和领土争端),诋毁中国(的伟大成就),渗透中国(最近美国又派了一个华裔任驻大使,大秀俭朴廉洁的资本主义官僚作派,妄图进行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殖民),其目的不仅要给中国找麻烦更是要颠覆中国。
税负最痛国有最苦,中国若第二世界无第一

  面对最近十年,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盛世崛起不容争辩、难以否定的事实,西方国家有关机构(有点和我国的“有关部门”一样)则从税负痛苦指数的角度来诋毁中国成就,胡扯什么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世界第二(在所考察的67个国家中居第二)。这完全是恶意污蔑,中国人向来最聪明从来不“二”。西方有关机构和组织,用世界各国通告的以名义边际税率来计算中国税负痛苦指数,完全是不了解中国制度和中国国情!中国最大的国情就是腐败,有权人有钱,有钱人有特权,所以高收入阶层他们可以合法的不交税,或者可以非法逃税而不受惩罚。显然,只有中国人自己,才知道我们的税负痛苦指数之高低。我们完全可以骄傲地说:税负痛苦指数,中国若第二,世界无第一。
  
  税负痛苦指数,税负占GDP的比重(宏观税负),究竟有多高,“一般”取决于计算口径。中国一些学者和政府专家,仅仅按名义“税”负和纳入预算的收入来计算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以反击西方国家的贬低中国税负的图谋,不是脑残便是拿美元后昧着良心瞎说,完全不能以理服人。因为无论是以税的形式,或是以费的形式,或者是公有制单位产品的价格、国有资本利润形式获得的收入,都具有税的性质。按(财政预算)透明国际(?),税负应计算政府通过各种形式获得的全部收入(这是最大的,也是最合理的税负计算口径),它应包括:预算内财政收入,预算外收入、社会保障基金收入以及各级政府及其部门以各种名义向企业和个人收取的没有纳入预算内和预算外管理的制度外收入等。
  
  根据有关学者的计算(或估计),2010年按大口径计算的,包括土地出让金在内的由于中国政府收入,即税负占GDP比重应在35%以上。虽然这仍然低于法国的43.5%显得比较二,但由于中国政府很多收入不透明税负比重误差较大。同时,学者的计算,还没有包括国有经营性资产应获得的,而未获得的租金和利润。比如,中石油在阿富汗中标的石油开发合同中,向阿富汗交纳的矿区使用费就高达15%,而在国内目前仅交纳不到2 %(含资源税,未来可能提高到5%以上);据说2010年央行的利润就高达万亿人民币)。因此,再考虑各种隐形税负(比如通货膨胀税),因腐败和无效率耗散的理论上的税负,中国人的实际税负,税负痛苦指数绝对应当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
  
  税负痛苦之最是国有制。在私有制下,国家通过税收的形式获得土地、矿产(租金)和资本(利润)的部分收益。而国有制,是最厉害的税收,它相当于将对土地、矿产资源、资本的收益征收百分百的税率。在中国,国有制还包括国有企业对重要行业的垄断经营,国有垄断企业的高价,其中超过市场竞争价的部分,本质上也无异是向民众征税。已经和即将实施的阶梯水价和阶梯电价,高于成本的部分,实质上也是税收。尽管这些“税收”全部或相当部分耗散于国有利益集团(包括国有垄断行业职工)和官僚集团腰包而没有进入国库,但给民众带来的痛苦是切实的并且远超税负。比如垄断行业与竞争性行业过大的收入差距,国有资源租耗散带来的收入分配不公和社会两极分化之痛苦。
  
  土地国有,住房土地的使用费本质上是是“税”,国有墓地的墓地使用费本质上是“税”,而且前者七十年向活人收一次,后者二十年向死者收一次。高额土地使用费使活着的人变成了房奴,死了的鬼变成墓奴。
  
  公有制下的税负痛苦之最,还在于政府税收(税费价利)主要是对劳动所得征税,劳动人民伤不起。在私有制为主导的西方国家,政府税收不仅来源于劳动所得,而且来源于土地、矿产和资本所得,来源于财产税。而在土地、矿产资源国有制,国有资本占社会资本相当比重,金融产业国有垄断的情况下,我国政府的税收无论是以什么名义获得的,主要的(比如增值税等流转税)基本上都是对劳动要素(创造的价值)征税。也就是说,在劳动要素所创造价值还没有变成工资之前,相当部分就以其他税收形式征收走了。这就可以解释:我国劳动工资的长期低水平,近十年随着土地矿产资源价格的提高和国有垄断程度的提高劳动工资所得占GDP比重不断下降目前仅仅只有百分之十几。而被环球时报等主流报刊痛批的资本主义的美国,其劳动者收入占GDP比重却高达70%以上。
  
  除国有制外,中国的以增值税等流转税为主体的税收结构是最大税负痛苦。因为增值税等流转税,从收入角度看具有累退性质,越穷其所承担的税负占收入比重越高。特别地,所有人,从婴儿到老年人,从出生一直到死,都要交税。当然,等级特权也加大税负痛苦。普通民众交税,高收入阶层和官僚特权阶层就可以合法地或非法而不受追究的不交税。特权者,按等级享受国家优厚的国家福利待遇,政府机关的食堂饮食很奢侈而又很便宜;无特权的有人,税负虽重但却不能享受到政府福利或享受到的福利水平低得很可怜。所以,有学者认为中国人的税负痛苦在于,纳税者享受不到应有的政府服务和福利保障。
  
  历史上,皇朝末世税负最痛苦。皇朝兴盛之初,传统的寄生性的官僚利益被推翻,开国征于前车之鉴实行轻税政策,所以税赋很轻。但随着皇帝家庭的堕落,官僚利益集团的不断垄大和堕落,到了一百年、二百多后年,税赋特别名义税赋之外的加征日益沉重,加上内忧外患维稳和抵御外敌的需要,政府开支不断扩大,已有的税负不断加重,不断加征新税。。。但这一切,都赶不上政府开支的增加速度。最后,税负痛苦不仅压跨了民众,而且也使皇朝崩溃。
  
  如今,盛世税负最痛苦。古代中国,皇朝末世的税负最痛苦,而如今盛世税负也最痛苦。随着我们的不断崛起,新的税种越来越多,税收征管越来越严格。因此,小口径计算的政府税收增长率高达20-30?多,二、三倍于GDP增长率,而普通劳动者收入增长率却低于GDP增长率和平均收入增长率,绝大多数人都拉国家和盛世的后腿。土地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中日益加大。
  
  特别的,在近三十年的盛世中,我国的通货膨胀率非常高。政府通过隐形的通货膨胀税,通过货币超发和通货膨胀形式,政府和利益集团劫收了普通民众几十年千辛万苦勤俭节约积累起来的货币金融财富。。。这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
税改:间接税造成税负不公和分配不公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