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种瓜得豆:用生命体验生命  

2011-08-08 15:59:30|  分类: 人文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瓜得豆:用生命体验生命
   王大麻子 2011-08-07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http://lishiba09.blog.163.com/
  
  小时候在四川,这个季节是比较奢侈的季节。新米快上桌了,南瓜成熟了。新米加新鲜的上了粉的南瓜(不是太老)煮成的南瓜稀饭,鲜,香,甜,恨不得一顿胀它几大碗,胀得个肚儿圆啦。人生幸福,穷人的幸福,莫过如此。这种幸福,是城市人体验不到的,是富人体验不到的。
  
  如今中国基本上是个工业社会了,但麻哥小时中国仍然是个农业社会。一个证明是:小时候对语文课上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清明前后,种瓜种豆”等农业社会俗语,也有讲“落花生”从种到收的美文。麻哥是农民出身出生在农村,从小就体会到种瓜得瓜的快乐与幸福:在清明前后,在房前屋后找个角落,将南瓜种籽或是蛾媚豆种籽种下,然后就是长长的期待与呵护(防止被鸡、猪破坏掉),直到夏秋节瓜也开花豆也开花,直到瓜和豆成为桌上菜肴。从中,我们不仅学到农业生产知识,更体验到生命的全过程,体验到期待的滋味,体验到丰收的幸福。而如今,学生语文课本中,反映农业生活的课文已经很少了,农村的小学生有的也离开家庭到学校读住而远离农业生活环境,他们不仅体验不到春种秋收的快乐反而厌恶农业劳动和农村生活。
  
  可惜的是,在人民公社年代土地都被生产队用于种粮食,留给每个家庭的自留地很少。更何况,由于生产队所生产的粮食大部分要交公粮和余粮(所谓余粮也是强迫交的),也由于生产队集体劳动广泛存在磨洋工现象导致粮食产量低,家庭从生产队所分得的粮食远远满足不了家庭成员基本生存需要,所以仅有的一点自留地也必须用来种粮食(红苕,洋芋,胡豆等)以填补肚子。在四川农村时,自留地所产粮食比生产队分得还多(生产队的粮食要交公粮和余粮)。所以,留给我们小孩种瓜种豆的空间和体验种瓜得瓜之幸福的空间很小。小时在四川的时候,每餐吃饭时下饭的菜是著名的四川泡菜,除节日或有来客之外,很少吃到用油炒的新鲜菜。南瓜也是放在稀饭中煮成南瓜稀饭,作主食吃。
  
  文革中,麻子家搬到湖北江汉平原鱼米之乡后,自留地才种上真正意义上的了菜。江汉平原,地多人少,生产队分的粮食基本够吃。自留地,虽然也种些红苕什么的,但主要是为了用红苕滕和红苕喂猪。江汉平原粮食足够,则可有田地用于油料作物,有油菜(菜油)、芝麻(香油),还有棉籽油。所以,自留地就要种时鲜蔬菜,餐桌上每餐也有用油炒出来的新鲜菜肴(即使是江汉平原,在七十年代初,也只得贯彻毛老头“闲时吃稀”和“瓜菜代”的最高指示)。这样,对于“种瓜得瓜”又有了新的实践与感受。农民们在生产队进行集体劳动时,往往会说些稍带黄色的话题来消除劳累。讲人背时种瓜往往得不到瓜,就说“人背时,逼作怪,种萝卜,长白菜”。还有“人背时,点子低,ZUAI到(蹲着)屙懒尿蛇咬逼”。
  
  到如今,王大麻子看到气愤的事物时,自然而然出口成脏的仍然是在生产队劳动时学到的经典俗语。到如今,看到水泥森林的城市中,将大片好地用来种既无实际用处又需高成本养护的草皮和景观树时,就感到痛心和不解。为什么,不把用于绿化的土地给居民户用来种菜蔬果树和花卉?因为如今城市里的中老年居民,有多数是从农村来的。他们中的多数是中低收入者(中国目前只有2400万达到交个人所得税的水平,即月收入3500元),将住房附近的绿化地用来种蔬菜、果树和花卉,既可达到绿化的目的,又可锻练身体、得到收获的快乐、提高收入或减少开支。城市里,有许多退休的居民将阳台上和平顶的屋顶上,种蔬菜和花果。然而,据说在一些大城市,领导为了好看,又花巨额资金将平顶改成坡顶,并将屋顶刷成领导喜爱的统一的颜色。相反,国外已经开始在屋顶上搞绿化,以克服热岛效应。为什么我们的领导就喜欢做些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事情呢?
  
  麻婆退休几年了,劳动者劳动惯了不劳动就不舒服,加上到了更年期综合症的年龄了,就容易因闲生毛病。麻婆退休后,先是学了几年钢琴,几年时间下来钢琴基本学会了,年前开始肠胃功能紊乱,精神状态较差。于是,在今年清明过后,麻哥建议麻婆在楼门前的公共绿化带上,栽种点什么以转移注意力。先是麻婆花一元钱,从卖菜的菜农手里买了二株黄瓜秧(黄瓜秧是用棉花营养钵的形式卖出来的)栽了。麻哥直笑话麻婆小气,因此后来晚上散步时麻哥和麻婆又从卖炒货(炒瓜子,花生等)的店主手里谋得几颗葵花籽种在了绿化地里,在卖粮食的小贩那里弄了几粒美国玉米(专做爆米花的玉米),也种在了绿化地里。初种上时,每天都要浇水,以促使生根和发芽,这吸引了住在同一栋楼的其他退休邻居和过路的同院子的人。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人送来几颗南瓜秧子,这样我们在绿化带边角里栽了三窝南瓜。
  
  原以为种瓜得瓜之乐,是很个人的事情。未想到,麻婆种瓜吸引了同楼道和同一院子里一些人的极大兴趣。先是有人送来肥料,一大袋的鸽子粪。后来,麻婆的闺友又热心地参与浇水扯草,甚至和加拿大人白求恩一样,将麻婆的种瓜事业当作她自己的事业,浇水比我们还浇得勤。渐渐地,向日葵长出来了,玉米也冒芽了…黄瓜竟然都开花了…远远近近的关注的人越来越多,有人率先发现了一个小黄瓜儿。同楼道下过乡的退休人员,自称在农村作过技术员,自作主张把一个黄瓜的主藤掐了顶,说是打顶后可以结更多黄瓜。黄瓜越长越大,于是有许多人担心黄瓜被人偷偷摘了,于是热心地帮忙用黄瓜叶将其遮盖起来。。。最终黄瓜长成黄瓜样子了,麻婆将第一个黄瓜摘下送给了热心的闺友。黄瓜藤衰落后,向日葵又开始开花了,三窝南瓜也长得十分茂盛(铺开来有占有五、六十平米面积)也开始开花和结小南瓜了。。。
  
  每天麻哥和麻婆都怀着地主老财一样的心情,视察一下那小块蔬菜领地查看长势。一天,夏日夕阳下有一年青父亲带着两个小孩路过麻子楼门前,一个小女孩惊喜欢悦地喊道“向日葵”!此景此情,令王大麻子欢喜无限:种瓜得豆,种瓜得福!种瓜不得瓜,因为医生说麻婆肠胃不好不要吃南瓜,而我们的南瓜又长得非常好,非常茂盛。和黄瓜一样,一旦一个小南瓜长成气候,便有热心的人帮忙用草和南瓜叶遮盖起来。有人喜欢吃嫩南瓜,于是摘了给他(她)吃。有不少人喜欢吃嫩南瓜藤(南瓜花也可做菜吃),医生说是可以降血压降血脂。这样,不少人未经招呼便摘将嫩南瓜藤摘了。而且,几乎是天天有人摘。南瓜也很怪,一旦南瓜藤被掐了嫩尖后,小南瓜便长不成器,气死了。这样,很长时间南瓜只长藤子,结不成瓜。。。这很令麻哥和麻婆纠结,虽然不吃南瓜但也很想得到“种瓜得瓜”的成就感,而不是想种瓜得藤。每当看到南瓜嫩藤又被掐走的时候,麻哥和麻婆只得互相安慰,我们只要过程不要执着于“结果”要看空,只要有益于人都可以。
  
  农民有云,“立了秋万事休”。春种,夏长,秋收,冬藏,这是客观规律。明天,就要立秋了。如今,向日葵已成熟了,麻婆急不可待的将其摘了下来,放在阳台上风干,同时也摘了三个成熟的老南瓜放在储藏室等待送人。今天,散步时我数了一下,又有十来个开了花的小南瓜,但愿能有几个南瓜长成器。只有用美国种子种的玉米,虽然长起来了,但却不能结出玉米棒子来。我估计,那是转基因玉米,需要专门的玉米种子才行。而当初,从卖炒货的店主手中接过葵花籽时,店主说可能是杂交葵花籽可能结不了籽,结果却结了籽,算是意外之喜。从春到秋,我们体验了植物生命的过程,这个过程中麻婆身体和精神状态也渐渐好多了。明年,还能冒着绿化管理员对我们“破坏绿化”的指责种下去吗?
  
  小时候在四川,这个季节是比较奢侈的季节。新米快上桌了,南瓜成熟了,父辈们也难得会唱上一嗓子“太阳出来罗喂,喜洋洋哦…”。新米加新鲜的上了粉的南瓜(不是太老)煮成的南瓜稀饭,鲜,香,甜,恨不得一顿胀它几大碗,胀得个肚儿圆啦。人生幸福,穷人的幸福,莫过如此。这种幸福,是城市人体验不到的,是富人体验不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