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成品油定价权:自由派反对下放,发改委将被逼疯  

2011-06-22 14:35:17|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品油定价权:自由派反对下放,发改委将被逼疯
    王大麻子 2011-06-22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 http://lishiba09.blog.163.com/)
    
  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弊端甚多,改革呼声极高。据传言,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方案之一是:将成品油定价权下放给企业。作为政府机构的发改委放弃定价权,实行定价权的真正市场化,这本来是值得欢迎的好事。但媒体上却看不到半点支持的声音,看到的反而是来自主张自由市场的经济学者的反对。王大麻子估计,发改委不被逼成疯子就会被逼成白痴。
  
  小时候看过一条俄罗斯“爷孙与驴”的笑话,查阅百度来的文本如下:
  一对爷孙牵着一只驴子到小镇去赶集。他们走啊走,有人看不过眼,就对他们说:“嗨,你们怎么有驴也不骑,那不是很笨吗?”爷爷想了想也对,就坐上驴子,孙子走路。走了走,又有人看不过眼,对他们说:“你是大人,怎么自己骑驴,反而让一个小孩子在赶路?”爷爷无话可说,只好下来,让孙子坐在驴上,自己走路。接下来还是有人看不过眼,说:“我们应该尊老敬贤,让老人家走路,小孩子反而骑驴,这实在太不像话了!”爷爷听了,自己走路不对,小孩子走路也不对,于是两人一起坐上驴子。没想到驴子负不了重,给两人的重量,压得喘不过气来,又有人出来骂:“这对爷孙好没慈悲心!看那驴子多可怜!”爷爷大怒,下来把驴子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说:“我骑驴不对,孙子骑驴也不对,两人一起骑驴不对,不骑也不对。我让它骑我,满意了吧?”结果,每个人都把这对爷孙当疯子。
  
  目前的发改委与成品油定价机制,就如这个笑话中的爷孙俩与驴。当发改委上调油价时,人们要反对,说是中国油价不能与国际油价接轨,因为中国人收入低。发改委下调油价时,人们也要反对,或是说没有调整到位,或是说不该下调(石化双雄利益集团反对)。当发改委让油价静止不动时,自由市场派又要反对,说是油价没有随国际油价波动,于国民经济不利。更重要的是,自由经济学者天然会应反对油价由发改委制定,而如此发改委欲下放定价权却意外受到来自自由经济学者的极力反对。发改委掌握成品油定价权,正如老鼠钻风箱两头不讨好,左不是右也不是。
  
  于是,有消息说,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的方案之一是:下放成品油定价权,由石油企业自己定价。原以为发改委开放油价会得到自由经济派学者支持,殊不知反对者就是自由经济派!连日来,有多个著名的自由经济派人士争相发表评论文章,反对发改委下放或放开成品油定价权!发改委面临着那个爷孙俩的同样命运:被逼疯。
  
  自由经济学者反对发改委下放成品油定价权的理由是:我国成品油市场是由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家央企垄断的,不能由垄断企业掌握对国计民生十分重要的成品油的定价权;由垄断企业自行定价,必将会损害国民福利,损害国计民生。若要下放成品油定价权(即自由经济学者也赞同的成品油定价市场化),则必须先破除或消除石化三雄对成品油市场的垄断。
  
  在王大麻子看来,这些媒体上知名的,经常在媒体和网络上发表经济评论的自由经济学者(有些还是大投资公司、证券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完全是半调子:对经济学只知皮毛,甚至连经济学都没有入门。他们只有书本知识,不了解历史与现实;只知道竞争好垄断坏,不知道何为垄断何为竞争,不知道垄断的好处和竞争的坏处;更不知道相比垄断企业定价而言,政府定价更邪恶更损害国民福利。
  
  西方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政府比奸商坏政府定价比企业定价更损害经济效率,行政授权的独家垄断才是排斥竞争的邪恶的垄断。经济学常识同时告诉我们:从长期和动态而言,完全竞争市场意义的完全竞争,并不能促进技术进步和生产力与经济效率的不断提高;垄断竞争,寡头垄断,甚至是非行政特权式的独家垄断也面临着比完全竞争市场上更激烈的竞争,它们是技术进步、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的推动者。
  
  中国的石油市场或成品油市场,虽是行政授权的垄断但不是独家垄断。1998年朱镕基主导的产业重组,将原来分别独家垄断上游的中石油和独家垄断炼化的中石化的排斥竞争的石油产业结构,重组成两家(若包括中海油则是三家)上下游一体化的,上下游均有寡头厂商进行竞争的竞争性产业结构。此后两年,石化双雄和移动电话产业一样,在加油站市场和成品油市场展开了激烈的价格竞争。最后,发改委眼看石化双雄的价格竞争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先是要求石化双雄合谋定价,最后干脆收回定价权。。。
  
  其实,由发改委定价的现行成品油价机制,是最有利于石化双雄的。一是因为他们早已俘获了发改委,发改委能源司的官员多数是由石化双雄来的,甚至工资关系有可能仍在石化双雄的资深专家。二是石油石化双雄可以从现行定价机制中进行投机获利,因为政策不仅总是有利于它们,更是因为它们总是会提前知道油价政策变化,统计局那些提前泄露统计指标的内鬼你们是知道的。三是,由发改委定价,石化双雄可以名正言顺的获得巨额政策性补贴。
  
  也许反对发改委下放定价权的学者会说,他们是主张企业定价的,只不过是下放之前必须反消除垄断。王大麻子当然赞同要消除行政垄断,但基于前面所说的几条理由,目前成品油市场结构具有一定的竞争性,因此我们首先应先下放定价权(政府仍然可在特殊情况下,进行油价管制)。然后,进一步放开成品油进出口,开放成品油市场扶持更多的成品油企业。。。
  
  来自自由经济学者的反对,很可能会强化由政府定价的成品油定价机制,石化双雄和发改委官员都会感谢他们。很悲哀的是:半调子的,一味反对政府政策以图愚民喝彩的的自由经济学者们,一直在致力于误导舆论误导没有经济学知识的政策制定者。这不得不使王大麻子怀疑:他们是真的经济学者吗,他们是真正的自由经济学者吗,也许他们是石化双雄或政府雇佣的潜伏在自由经济阵营的余则成。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