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父亲是流民:川人,中国的流民  

2011-06-18 16:37:53|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流民:川人,中国的流民

王大麻子  2011-06-18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http://lishiba09.blog.163.com/

 

今天是父亲节,想起了已经离开我们三十多年的父亲。即使在梦中,父亲在我脑海里,永远都是一种流民的形象。王大麻子父亲是四川人,王大麻子出生在四川,自然也是四川人,具体来说籍贯是四川云阳人。尽管前中堂李大人因为三峡工程,将川东地区从四川分割出来,建立了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以农民和农村为主的直辖市--重庆市已十多年,但在心里自我认同仍然是四川人。重庆直辖市的建立得到最大好处的是官员,省部级官位增加了,而且市委书记铁定是正字焗成员(原来的四川省虽然大,其书记却不一定是正字局委员)。而普通民众,仍然是四川人的待遇。

 

父亲是流民。

父亲年少时,爷爷早逝,少年的伯伯在国民党部队当兵抗日(开始是勤务兵),奶奶下堂走人,父亲很早就开始了流民生活。先是给本地地主熊老四放牛,这纯粹是熊老四给父亲一碗饭吃,并不是熊老四在剥削父亲。几年后,经父亲的舅舅担保,到万县给抗战时自下江流徒来的一个裁缝当学徒,直到解放。解放后,父亲重回农村本家祠堂当农民。五十年代初,曾深入到湖北利川深山地区做小意。我们小时候,常听父亲讲到利川用旧衣服换粮食的故事,利川的贫穷(四川本来就穷)有如天方夜谭。

五八年大炼钢铁时,虽然故乡山上的树全被吹光,但父亲的裁缝手艺却得到锻炼和提高,这使我家能顺利渡过毛劫带来的三年自然灾害。六十年代上半期,凭借裁缝手艺我家迅速发起来了,在山区老家盖起了人人羡慕的楼房。但父亲是不安于现状的流民,为了子女后代读书和幸福,楼房盖起来没住到两年,竟然在没有取得户口的情况下,父亲又带领全家六口人,流徒到著名的鱼米之乡湖北江汉平原农村。

 

川人的祖先就是流民。

显然,现在的四川人肯定不是三星堆人的后裔,也不是古蜀人的后裔。更进一步讲,现代的多数四川人,也不是六百年前的四川人。因为,小时候父辈常念叨的一句话是:“四川是个鸡圈门,五百年要杀一层”。其实,何止是杀一层,平均每逢五百年一次的大战乱,四川人可能要被杀掉十之八九。

历史数据表明,每次皇朝更替,全国人口要减少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甚至六分之五。四川是天府之国,富饶丰裕就是死罪(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当然死的人比其它地方就更多。因此,现代川人的祖宗大多数是几百年前从全国其它地区,主要是湖广来的流民。比如改变了中国的邓大人,其远祖也是流迁到四川的流民。

王大麻子远祖就是从湖广迁徒到四川万县云阳山区的流民。五、六百年前的明初时,王大麻子的远祖还居住在湖北麻城一个叫洗脚河的地方,在元末明初是二品将军。明初,为避姚黄之乱,远祖带着全家六口人,与其它几个姓氏人家结伴,流徒到四川云阳一带。开荒种田之时,竟然挖出一窖金银,由此便起屋,安居下来。

如今,远祖的后代在四川云阳万县一带已发展到好几万人。因此,王大麻子父亲,王大麻子身上流淌着的流民的基因。王大麻子八十年初大学毕业工作以来,也先后流窜过几个单位。

 

川人,不是成都人,不是官员。

说到四川,说到四川人,外地人甚至一些四川人,会想到花团锦簇、麻将桌遍地、茶馆林立、慵懒闲适的成都。在王大麻子看来,城市人不是川人,成都平原人也没有川人特质。川人,是指居住在溪流、河沟、小川两边山上的,居住在川之上的人,是能够体会“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乎”意义的山民。

慵懒闲适只是平原城市的有闲阶级,虽然他们也可能出生于山民家庭,但是他们早已变异。这些有闲阶级中的更多数人,虽然也入乡随俗说着四川话,然而他们是来自外地的统治川民的人,就如当年的刘邦集团那样。也如当今的北京人,很多也只是户口在北京的,位居北京本土人之上的外来人。

广义上,川人也不是行政区划意义的四川的山民,而是文化意义上,大方言意义上的川人。他们可能是云南的,贵州的,湖南、湖北、陕西靠近四川(和重庆的)的那部分山区的,和四川人说着同样的大方言的农村山区生活的农民。在电视上,在现实中,常常遇到说着四川话的云南人、贵州人,湘鄂西人,和来自陕西汉中的农民工。

中西部西南部山区,是玉米、洋芋、红苕从外国流入中国后,由不断涌入的外来流民开发出来的,他们的后代都成了川人。来自各地的南腔北调的流民,和当地土著居民语音整合的结果,就是流行整个中西部的普遍话,王大麻子听来最动听最亲切的川音。

当然,川人,主要是四川(包括重庆)的农民,或农民家庭出生的人。川人的最大特点除了川音外,是:勤劳,吃苦耐苦,忍辱负重;乐观幽默,善欢算(涮)坛坛儿。全国各地,都有四川人。在最艰苦的地方,其他地方人吊不下去的地方,比如雪山哨所,大多数都是四川人。

四川人,还有个特点就是不团结,即使在同处异乡受本地人欺负,但一个单位的两个四川老乡也会互斗。父亲说,四川人不团结的性格象猴子。

 

川人,盛世最伟大的流民。

世界上,对人类进步贡献最大的就是流民。

四川是个鸡圈门,五百年要杀一层。这是马尔萨斯人口陷阱的另一种说法。山区被流民开发,然后人口繁衍,超过当地环境的承载力,带来瘟疫或战争。。。在川东没有分离出来成为重庆市之前,四川是全国人口最多的省份,目前四川和重庆人口合计已有一亿两千多万,近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人口多,山区承载力有限,必然会导致贫穷。所以,三年自然灾害时,四川饿死一千万有余。

人挪活,树挪死。有着流民基因的四川人,会千方百计寻求更好的生存之地。据麻子家庭经验,从六十年代起四川人开始了反向流动。古代是湖广填四川类型的人口流动,现代是四川人口向全国各地流动。与古代没有严格的户籍管制制度不同的是,古代到四川的流民,很快就能够安居下来,成为川人。而拜一个湖南人毛,和一个上海小店员陈,所赐现在出自四川的流民,成了永远的居无定所的流民,中国特色的现代无产阶级,农民工。

王大麻子家还好,由于从六十年代中期就流出了四川。当时因江汉平原本地劳动力短缺,所以在一九七零年便取得本地户籍而定居下来。而现在的四川流民,却很少有我家的幸运。

从一亿两千多万人口的四川重庆出来的流民,还有来自云南、贵州、湘鄂西、陕西汉中,甘南部分地区说着川音的现代流民,农民工,可能有近一亿。占全国农民工总数二亿五的近百分之四十。现代四川流民,是最早的农民工;改革开放后的四川流民,是中国最大的流民群体或农民工群体。他们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只是为了生存、求得活路。

从劳动价值论意义而言,从劳动正义观来看,中国的盛世就是由农民工,现代无产阶级(在工作地没有住所,没有财产,工资也可能被拖欠)支撑起来的,是由最大的最能吃苦耐劳的说着川音的流民无产阶级支撑起来的。和当年川人由于跟错队伍,虽然在抗战作出巨大牺牲,但却被人遗忘六十年一样,四川农民工的矮小躯体虽然支撑了五千年未有之盛世,但其的伟大功绩却无人说起。

盛世的功劳和荣耀誉,归于伟大的领袖,归于政府,归于资本家和知本家。而农民工,当代最大的无产阶级群体,川人流民,仍然只是流民。

 

为了正义和稳定,善待流民

在一个劳动者当家作主的国家,支撑起盛世的农民工却最没有地位。一个养猪的四川妇女(离王大麻子老家只有几十里地),大胆地要前来视察的总理帮忙讨血汗钱!虽然这使农民工被欠薪问题有所缓解,便仍然没有被杜绝。川民讨薪,当地法院不理,当地恶老板被打恶势力砍手砍脚。受户籍管制和城乡分隔二元体制限制,川人流民流汗,又流血,流血又流泪。这是川人的不幸,这是国家的耻辱。

古代的无业流民,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是改朝换代的生力军。虽然川人的最大特点之一是不团结喜内斗(上世纪军阀内战时期,四川内战最烈;文革时期,四川武斗最烈),但群体意识觉醒后也很团结。虽然四川人能忍耐,但也会爆发。但是,四川也有结会的传统,也有革命的传统,在武昌起义前四川的保路运动就很著名。四川人也喜钻军事,四九年后的十大元帅,有三个来自四川。

阶级意识必然会在阶级群体壮大和阶级利益共同体形成之后,觉醒。不团结,会也变得团结。忍受吃苦,会变成忍受牺牲。以前,一直认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是官民矛盾。但是,现在应该认识到,最大的矛盾是发展红利获得者(当地政府和获得土地升值的当地人)阶级,与当代最大劳动阶级,有特色的无产阶级,流民或农民工的阶级矛盾。这应该引起重视。

无论是从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劳动正义出发,还是从稳定出发,都请善待现代流民,支撑起盛世的特色无产阶级。

 

一个流民的感谢

在父亲节,感谢为子女前程而放弃在四川优越的生活,甘当忍辱负重流民的父亲。

感谢在七十年代主政四川,让四川人有粮吃的那个外来书记。

感谢让川人自由流动,让国人自由流动,以求生活的四川人邓大人。

感谢那些未来能够改善流民地位,能够最大限度消除流民现象,能够突破利益集团阻挠,不计个人功利,敢于改革的政治家。

也呼吁,各地的发展红利分享阶层,善待居无定所的农民工,按时发放工资,让他们能够通过摆小摊自主生存,不要逼得他们无路可走。

 

预测:在流民问题解决后的未来,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是三、四千万欲望炽烈无法满足的穷光棍,这些穷光棍大多数仍是属于流民阶级。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