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若文化无高下则制度无优劣:驳秦晖《文化决定论的困境》  

2011-05-18 15:48:02|  分类: 政治经济学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文化无高下,则制度无优劣
    ——驳秦晖《文化决定论的困境》
    王大麻子 2011-05-17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 http://lishiba09.blog.163.com/)
    
  主张制度决定论反对文化决定论的秦晖先生,一方面坚持文化多元论另一方面又追求现代自由民主制度。为自圆自说,提出“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的观点。但麻哥认为,若文化无高下,则制度就无优劣。换句话说,若制度有优劣,则文化便有高下。
  
  麻哥一直为秦晖论述的严谨所征服,尽管我没有偶像崇拜但仍然可以说是秦晖的粉丝。但是十多年来秦晖一直坚决的“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观点,却严重违背逻辑性。文化的核心是价值偏好束(或簇),是多方面价值观念的一种组合。显然,文化的差异在于价值偏好(或价值偏好集合)的差异,这也是秦晖论述的前提。人们对任何事物的评价,都是基于一定的价值观,包括对其它文化的评价或不同文化高下的比较。既然文化是一种价值偏好,则每个文化都会自认其文化是优秀文化,是优于其他文化的文化。也就是说,从某种文化或价值观角度来看,文化或不是的价值观(集合)是有高下的。进一步,制度的好坏也与评价者所持价值偏好有关,制度优劣是由制度评价的价值观决定的。同一制度,在一种文化价值观来看可能是优,而在相反的文化价值观眼里则可能认为是劣。而用同一种文化价值观来看世界,不同制度间才优劣差异。
若文化无高下则制度无优劣:驳秦晖《文化决定论的困境》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举例来说,若一个国家只有两种人施虐狂和受虐狂,即使是在自由选择条件下这个国家肯定也会发展出专制等级制度(这就是文化决定制度或价值观决定制度)。在下位者持有或被养成有受虐狂的价值偏好取向,在上位者是或被养成是施虐狂价值偏好取向。虽然占人类主流的正常人群都认为施虐受虐的专制等级制度是邪恶的,但在由施虐受虐价值取向的文化环境中,上位的施虐者和下位的受虐者都会感觉到这个专制等级制度非常好,并会视自由民主制度为洪水猛兽而坚决反对。清末,法国大使罗杰斯对中国皇帝说:“你们的太监制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没等皇帝回话,贴身太监姚勋抢嘴道:“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毁我大清国?!”。林语堂说:“有一类人,自己是被统治者,利益天天被侵犯,却心甘情愿为统治者粉饰太平,弱智、卑鄙到这种程度,在动物界也找不到”。然而,虽然在动物界找不到反对自由民主的动物,在人类却能找到:这就是受虐狂的民族。
  
  网上查了一下,秦晖先生可能最早是在1998年提出“文化无高下的”。在江西教育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学问中国》中,有秦晖的“文化决定论的贫困---超越文化形态史观”。2006年5月2日秦晖在经济观察报上以访谈录形式发表了《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历史观 》,其核心思想是针对有人借不存在普世价值而否定西方制度的普适性,认为制度不是由文化决定的(因为文化的核心或本质就是价值观束),提出“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的提法,认为未来社会制度如何演变不取决于传统文化而取决于我们自己的选择而不取决于祖宗的选择和行为(其后,秦晖先生在《凤凰周刊》2006年第10期发表了《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前述访谈文章构成该文的第一部分)。2008年4月19日在珠海市报业大厦一楼综合报告厅作了以《文化决定论的困境》为题的学术报告,内容与在经济观察报的访谈内容基本相同。最近,秦晖又以《文化多元、制度进步与非决定论的历史观》为题在某高校作学术报告,内容与前仍然大体相同。由此看来,多年来秦晖的“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的“制度决定论”观点仍然未变。
  
  王大麻子非常崇拜或佩服秦晖先生对中国古代农业社会生产关系的真知灼见,它反驳了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所谓亚细亚生产方式论和中国历史的五阶段论。秦晖先生及其夫人金燕女士对于东欧转型的长程跟踪研究,对于中国与苏东波改革的精彩对比分析,由此对于主义(个人主义与所谓的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问题的逻辑严密的梳理,则可能在世界上是第一流的和第一位的。这得益于他生活在中国和对中国的深刻理解,才能对照在中外对比的基础上通过严密的逻辑得出正确的结论。最近几年,秦晖先生则通过中外对比,从制度和权利角度,关注和揭示现阶段社会与经济发展若干问题的制度根源,其观点比主流经济学更合理。个人认为,秦晖是兼通中外的似马非马的伟大的政治经济学家。特别崇拜的是,秦晖先生严密的逻辑分析,使其认证有力有说服力。然而如开头所述,遗憾的是即使是逻辑严密的秦晖,也会因为坚持文化多元共存的信条(在中国语境下政治正确的文化多元论的反文化决定论)而不惜违背逻辑!!!
  
  现在中国人在国际上主张文化多元论(在国内却主张一元论),是一种制度弱势情况的下政治策略。想当年,**主义还处于上升期,**主义制度还没有显示出其致使缺陷的时候,领袖们是主张文化和制度一元论的,是要通过输出自己的文化和制度来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仍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资本主义世界的人民的。
  
  秦晖“反文化决定论”的在相同内容的多篇文章和讲座中,不仅存在逻辑问题,也存在对文化的片面理解问题和对现代科学方法的错误认知。在访谈或演讲中,秦晖所举的构成文化价值偏好的例子片面地集中在中餐与西餐、缠足与隆乳、孝道等个人或家庭生活的私域方面,而忽略或回避在公域或公共政治生活方面的价值偏好差异。而后者,正是决定制度选择的文化基础。虽然秦晖先生在群已界限和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辨析方面有非常精彩的分析,澄清了许多模糊的理论问题,但却忘了在文化的价值偏好集合中,应该也有私域文化(价值偏好)和公域文化(价值偏好)。而私域文化方面的不同价值偏好或不同的私域文化,是可以多元共存和没有高下之分的。私域方面的多元文化共存的丰富了人类世界,给了人们自由选择空间。公域或政治文化价值观决定着制度,而制度也体现人们的公域文化价值观。一个有着几千年专制制度的国度,其政治文化价值偏好必定是非宽容的、大一统的、等级的、依赖性的。只有在自由、独立、平等、博爱、宽容的公域文化价值偏好取向下,才有可能建立起体现自由、平等、博爱的现代宪政民主制度。在这种公域文化价值偏好下,私域文化、个体的不同生活方式才会多元共存,百花齐放。
  
  制度不仅体现着一个文化的公共价值取向,而且从制度经济学角度看制度本质上是文化的一部分,或者说文化是制度这个冰山的水下部分。而秦晖先生却将文化与制度视作两个不同的东西。秦晖先生可能也没有意识到,一个社会有着不同的阶层,而不同阶层可能会有不同的文化价值追求或不同的文化价值观,一个的社会的文化价值观就是的统治集团的文化价值所主导,虽然也会有不同于主导文化的亚文化群体和亚文化价值观存在。一个社会,一个民族内部有不同的文化群体,并非是同一的虽然会有公约数!在皇朝专制社会,统治阶层的大一统和管制的意识形态是主导的文化价值观,虽然被统治群体可能会渴望自由但仍然有深厚的封建文化意识。所以,当农民造反成功后,所建立的制度仍然大一统的、甚至更专制更严密的皇朝专制制度。公域文化决定的制度,虽然会影响或干涉到私域生活领域的价值偏好表达,但是决定制度的涉及到人已关系和群已关系的价值偏好,包括会限制私域价值偏好表达的大统一、不宽容的价值观,本身也是文化的一部分,是制度文化的主导部分。
  
  私域文化可以应该是多元的,公域文化价值观决定制度并涉及到制度优劣的评价。一个民族的主导的公域文化价值取向,决定着这个民族的社会制度。社会制度的演变,取决于传统文化中的公域文化价值观及其演变,这就是所谓的制度演变对于文化的路径依赖。如今中国,虽然物质领域西方化了中国的私域文化因此逐渐西化,但是以儒表法里为核心的公域文化价值观仍然没有改变,所以制度的现代化变革仍然艰难有进展。然而,秦晖先生的“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历史观”,却以“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名言和系统概率风险公式来否文化对制度的决定作用和传统文化制度变革的阻碍作用。这不仅是关于文化的认识错误,而且也是对(概率论)科学知识的一知半解。
  
  虽然“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是一个著名历史学家所说的,在历史领域广泛流传的名言,但不可否认的是任何名言都需要正确理解,更需要逻辑、科学和历史的检验而不可盲信和乱用。文化是一代代传统的和层叠式积累和发展的,很多东西,尤其是所谓核心的文化价值观可能会永久不变。三、五千年前的天下观,至今仍然是我们的核心文化观念。文化虽然是会变化的,但文化是渐变的,特别是公域文化的惰性很大演变很慢。从文化决定制度来看,传统文化对制度演变或进步有阻碍作用。所以,制度变迁对于传统文化有路径依赖。现代制度经济学,已经证明了制度的路径依赖和制度变迁与文化演变之间的关系。文化是会如生物基因一样传承的,今天的核心文化价值观可能仍然是百年的甚至是几千年前的,而概率论的串联部件可靠性的系统性风险公式,并不能用来否定传统文化对制度的决定性作用。概率论中,也有相同功能部件并联时的系统风险公式,串联部件的系统性概率公式只是其一。
  
  秦晖在《文化多元、制度进步与非决定论的历史观》演讲后的问答中,举英国大宪章的例子来说明“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秦说12**年的大宪章不是英国现代宪政民主制度的文化原因(大宪章是一种制度安排,也体现一种公共文化偏好),原因就是大宪章之后又有二十多次被重新提起说明国王总是试图不遵守那个宪章。这里,秦晖先生则不仅不顾逻辑,而且有些强辞夺理。大宪章在其后几百年历史中二十多次被重新提出来,正说明传统文化对制度的决定作用,或制度对文化的路径依赖!大宪章总是受到维护的后面,体现的是信守契约的西方核心文化价值观。大宪章所开启和体现的制度文化经过历史的逐渐积累,而最终形成英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经过四、五百年的资产阶级和社会主义运动,英国虽然早已建立起了现代民主制度,但英国国王至今仍存。这正说明传统文化的巨大惰性和对制度的决定作用。

  从大历史角度看,在非全球化时代的世界上几大文明形态,各自独立发展出自己的各自不同的制度。中华民族更是文化几千年不变,制度几千年不变。文化对制度的决定作用十分明显。进入全球化之后,落后地区在外来文化的冲击和影响下,其文化因素才逐渐改变,在融合外来文化之后,制度才有趋同现象。

  性格决定命运,人已关系和群体关系(公域)文化(价值观)决定制度和民族的命运。麻哥聆听了最近一次秦晖先生这个反文化决定论的主题演讲,演讲后有人以生物学基因遗传原理来反驳秦晖所依据的“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是原因”。秦晖先生,以个人性格和命运往往并不取决于母亲的母亲的母亲或父亲的父亲的父亲,来说明个人主观能动性和社会学习的重要性和“自已对自己负责的历史观”(这种观点就是反文化决定论)。这里秦晖也犯了个错误,个人的性格或价值偏好虽然不取决于母亲的母亲的母亲或父亲的父亲的父亲,但作为社会的人,个人的性格和价值偏好却由民族或社会的文化环境和教育养成,是由传统了文化(背景)规定的。很明显,即使大革文化的命,也坚决奉行传统的法家政治文化。如今,为维护现行制度,上层又进一步请回孔子,再搞儒表法里,并加强对文化战线和学校教育的政治与文化控制,则进一步说明文化决定制度的道理。个体的选择和性格,千差万别不能反映整体文化。而整体的文化传承和演变,并不遵循物理学原理,却真的是遵守生物学的基因遗传原理:遗传,会有变异,环境变化外部冲击会加速其演变,甚至也可通过杂交,用枪炮对制度和文化进行外科手术式的基因改造。
  
  尽管麻哥认为文化决定制度,但仍然十分赞同秦晖先生的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历史”观。在全球化大背景下,在多种制度比较和有多种公共或公域文化价值观可供选择的情况下,我们国家和民主的未来命运如何,确实不能再怪五四一代、文革一代的文化与制度选择,必须依赖我们这一代人的自觉选择和努力。但这只能说明未来的历史命运只能取决于我们所选择的文化价值观,而不能说明过去的历史演变!根据文化决定制度的观点,“自己对自己负责”,这一代人对未来的历史负责,就需要我们彻底摒弃传统封建的和近代五四至文革的阻碍制度进步的文化价值观(“温”所谓的封建余孽和文革余孽),需要文化的自省和文化的启蒙。欧洲之所以能走出中世纪,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文艺复兴导致的文化价值观的演变。鸦片战争一百六十多年历史和辛亥革命百年历史表明,若只是引进西方的器物文明,而不改变中国封建的糟粕之体(阻碍制度进步的传统文化),革命是不会成功的,制度是不会进步的。在某种程度上毛是正确的,毛之所以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因为毛意识到传统文化对建立新制度的阻碍作用。但毛的文化大革命又是错误的,一是因为其坚持法家国家主义和儒家的“忠“这两种传统文化糟粕,二是因为其想错误的认为文化可以一朝改变,三是其认为历史观是决定论或规律论历史观(认为所理想制度是历史规律决定的)。
  
  综上所述,尽管私域文化无优劣和高下之分,私域文化价值观和个人的生活方式可以而且应该多元化;但是,王大麻子仍然认为“文化(主要是公域文化或政治文化价值观)有高下,制度有优劣”。评价文化和制度优劣的依据或标准,就是人性和人道主义。违背人性的和非人道的(政治),损害人的发展和社会经济发展的文化价值观,以及其由这种文化价值观所决定的制度,就是劣等文化和劣等制度。

===================
秦晖:文化决定论的困境
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人民与政府
许锡良:历史的宿命与文化的惯性
文化决定命运:俄罗斯道路 /王康
五四反思之新文化:打倒孔家店与文化逆选择
宗教与社会发展:宗教演变、信仰代理组织、宗教与文化
千年的退步成就最落后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