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土地换户口城市化:反对教条,力挺重庆!  

2010-10-03 21:57:36|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地换户口城市化:反对教条,力挺重庆!

  王大麻子 2010-10-03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lishiba09.blog.163.com/)
  
  城市化关系到社会、经济、政治与生态环境。中国目前的许多问题,经济结构失衡、社会发展停滞、生态破坏严重、政治改革停滞,都与僵化的户籍制度和城市化进程远远滞后于工业化和商业化有关。让几亿农民工及其家庭成员变成市民,加快城市化进程,早已是社会共识。然而由于城市利益集团的阻挠和一些人求稳惧变,城市化口号喊了十多年却没有任何进展。在这种情况下,上海仅仅恩赐给极少数优秀农民工城市户口,就受到媒体的欢呼喝彩。然而,同样在这种情况下,重庆出台的被贴上“土地换户口”标签的快速城市化政策,竟然受到了教条式自由主义者的不断批评。。。

土地换户口城市化:反对教条,力挺重庆!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中国知识分子一个最大毛病是过于理想化和教条化,有着理想主义或教条主义的洁癖。他们弄不清理想与实际,看不透历史与现实。对于政府解决现实问题的政策,总是从理想主义和教条主义出发,高居象牙塔里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批评,弄得行动者或领导左不是右也不是,不改革不行改革也不行。因此,他们不去批评发达地区城市在户籍改革问题上的按兵不动、小脚女人,却对重庆从实际出发的“土地换户口”的快速城市化政策,进行连篇累牍的批评。他们口里喊着维护农民权益,不相信农民的智慧与理性(所以他们喜欢代表农民,当农民的选择与他们的想法不一致时他们就要教育农民),完全无视重庆农民对重庆“快速城市化”政策作出的积极响应。
  
  社会、经济与政治三者紧密相连,城市化更关系到社会、经济、政治与生态环境。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的工业化、商业化,以及农业本身的工业化和商业化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农村人口比例,由城市户籍人口计算的城市化程度三十多年基本保持不变。从户籍人口来看,已经基本实现经济现代化、商业化的中国,仍然是一个农业社会。这既导致经济结构的失衡、影响经济进一步增长,也导致各种社会问题,更严重阻碍了政治现代化进程。以农村人口为主的社会,只能是一个传统的、封建的社会,在以农村人口占大多数的社会里,是实现不了经济、社会与政治的现代化的。因此,给予已经在城市工作多年的二亿农民工及其家庭以城市户口,是一项利国利民,实现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在未来二、三十年继续快速发展),促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刻不容缓的关键性政策。
  
  城市遍地是发财机会,城市意味着文明、现代化、进步,城市意味着便捷而高品质的现代生活、教育和医疗,在目前的制度和观念下也意味着福利保障和高人一等。这使城市非常具有吸引力,农民极力想变成城市人口:九十年代,曾有一段时间一些中小城市为了积聚城市建设资金,实行农民拿钱买城市户口的少量城市化政策。那些花巨资买到户口进入城市的农民,免费放弃了宅基地和集体土地权利,也并没有获得原有城市市民的同等福利,其户籍本本的颜色甚至都有别于传统的城市市民。更有成千成万上亿的农民工,在城市除了受奴役外没有任何权利,只能长期寄居在城市最黑暗的角落,仍然心甘情愿地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奉献给城市。
  
  由于特权和高农民一等的福利保障和社会意识,只有在城市户籍人口占总人口一少部分的情况才有可能。所以,一方面农村人口蜂拥进入城市讨生活,而且城市化有利于社会整体的进步与发展,但是另一方面城市利益集团却极力阻止农民变成市民。因为,在他们看来让农民工变成市民,允许农民变成市民,既会摊薄共特权福利降低其经济地位,也会丧失目前在农民和农民工面前高人一等的社会地位。所以,虽然领导者也认为城市化严重滞后带来了严重的社会经济与政治问题,认识到城市化的重要性,但是由于城市特权利益集团的阻挠,无论是在中央层面还是在地方层面,户籍改革和城市化进程都极其缓慢,领导者们的表现不是小脚女人就是欲迎还拒。
  
  重庆,处于内地不发达地区,城市市民福利水平不高。加上未来快速发展的发展红利丰厚,给了其无阻力地进行快速城市化良机,于是有魅力的地方领导出台了“土地换户口”的快速城市化政策。户籍改革和城市化,政府喊了几十年,精英们盼了几十年。结果,只有西南角落里的重庆,敢于采取大规模的切实可行的城市化举措,欲在两年内将三、五百万农民转变为城市市民,在十年内(2020年前)共将一千万多农民变成市民,从而实现城市化。这一次重庆的户籍改革和城市化,不同于九十年代,那里农民不仅放弃农村的集体土地权利,还要以高价购买无福利的城市户口;这次仅仅是以放弃宅基地和承包地为条件,就可穿上与原城市市民相同的五件市民福利衣服。重庆的户籍改革更不同于小脚女人式作秀的上海等地,上海仅仅是给极少量的优秀农民工恩赐以城市户口;而重庆,只要符合在城市稳定工作等五个宽松的条件之一,便可自主选择成为所在城市的市民。
  
  在重庆城市化政策中,目前在重庆范围内符合条件的农民工就有三、五百万,因此重庆城市化启动一月以来,就有二十多万农民变成了市民。更重要的,转为市民的农民不需要立即放弃在农村的土地权利,他们有三年的观望期:观望期内,在农村的宅基地和承包地权利可以保留,三年内若反悔还可继续回农村当农民。同时,为解决农民进城后的就业和居住的稳定问题,重庆大力进行工业开发,大力建设廉租房,大力进行公共服务建设(以满足农民进行所需)。。。
  
  然而,与上海的小脚女人的户籍改革受到媒体欢呼不同,重庆切实的、实实在在的户籍改革和城市化举措却受到人们的广泛批评。批评者或是认为重庆达过激进,大量农民工变成市民后可能会在特殊时期内产生大量城市失业者从而危害社会经济稳定,还有可能城市发展跟不上形成资本主义国家历史上的或现在印度存在的“贫民窟”为社会主义抹黑。按照这种批评的想法,最好是不搞户籍制度改革,永远不进行城市化,即使工业化还会发展。显然,这是没有道理的。更何况,目前几亿农民工生活,已经在城市的“贫民窟”甚至比“贫民窟”还不如的蚁巢里生活了一、二十年了。城市的吸引力,使农民工宁愿在比贫民窟还不如蚁巢里生存,同时他们还没有城市贫民窟的城市市民的权利。
  
  还有一种来自自由主义的批评,认为重庆的“土地换户口”损害了农民的土地权益,政府官员为了城市化政绩以城市福利诱使农民放弃在农村的集体土地权利。他们认为,应首先实现农村土地私有化以维护农民土地权益,再次最好是让农民有与城市市民同等的福利保障,然后在此基础上再让农民自由处置土地权益、自由选择居住地和户籍地。王大麻子虽然也赞成这些观点,但是认为重庆的批评者太理想化了,太教条主义了。在相当长时期内,想让农村土地私有化(农民拥有名义上的土地私有权利),农村与城市保障水平一致化,是不可能的。因此,等到理想条件具备后,再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化,只会导致城市化水平的日益滞后,社会经济更加失衡,利益更固化、城乡差别更大城乡壁垒更森严。
  
  另外,中国太多,各地情况千差万别。对于工业化发达的城郊地区,对于人均土地较多的农村地区,宅基地和集体所有的家庭承包地,对于农民来讲,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价值巨大的权益。而对于远离城市的乡村(特别是山区),人多地少的农村,农民的宅基地和承包地的土地权益根本没有多少价值。重庆就是人多地少的山区,许多进城的农民其住宅往往在山崖边边,宒基地在城市化集中过程中不值几毛。远离开发区的一点可怜的山区承包地,没有什么经济和商业价值,因此许多在城市有稳定工作的农民的承包地都长期抛荒,只有在政府给予大量种粮补贴的情况下才不会被抛荒。在农业税时代,承包地反而是束缚农民的绳索和经济包袱。
  
  因此,重庆以土地换户口、换城市市民身份及其相关福利,对想变成市民的农民来讲,得到的只有利益,而放弃的东西(土地和宅基地)却没有什么价值正是因为如此,重庆的农民对重庆的政策给予了积极的响应。因此,从农村的土地价值上讲,重庆市政府也可以不要求农民用土地换户口,换五项福利。但是,由于中央有十八亿亩农业用地红线政策,重庆只得这样做。不这样做,就无法在现有城镇附近进行工业和市政开发,就不能突破中央土地红线政策束缚,就不能实现快速城市化。另外,王大麻子没有详细研究重庆政策,不知土地换户口中,农民是否可以有偿转让宅基地和承包地?若农村宅基地和承包地真有巨大价值,农民是会宁愿要农村户口而不要城市户口的,如沿海发达地区农村那样。要知道农民是最保守,最会打小算盘的。
  
  重庆大规模将农民变为市民,不仅对在城市有生存能力的农民和促进城市化和现代化是重大利好,而且还会要带来更多的社会利益:首先对农业和留在农村的农民有极大好处,减少农民消灭农民才能解放农民,更多农民变成市民,才能实现农业规模经营、商业化经营,才能真正解决三农问题。其次,生态脆弱区的农民大量进入城市变成城市市民,有利于生态环境的恢复和治理。2001年王大麻子回重庆云阳老家时,看到老家已将粮食种到了陡峭的山坡上了,这非常令人担忧。重庆农民的大规模进城,重庆的快速城市化,也有助于解决三峡工程带来的后续生态压力难题。
  
  第三,有利于在城市形成强大的市民力量,城市的空气是文明的和自由的,农民是保守的,市民是进步的(按马克思说法)。城市化,城市市民人口占国家人口比例越大,社会革命越容易进行。第四,大量农村进城,有助于社会民主化进程。在农村大量不在地主(小地主)的存在(农民土地虽少,虽然没有名义的所有权,但拥有实际的所有权,所以在城市生活和工作的农民工,都是不在地主),使农村容易被黑势力和腐败势力所控制,农村民主和社会建设就不能走向良性轨道。大量非户籍、无市民权的人口(农民工)存在的城市,是奴隶制的城市是封建特权的堡垒,是社会民主与进步的敌人。所以,快速城市化,会加快社会民主建设。
  
  王大麻子也反对重庆近年的许多做法,写过许多批评帖子(有些被删)。但对重庆的户籍改革和城市化政策,却另眼相看,要投赞成票。作为一个不拿钱的网民,麻哥坚持认为:反对不是理由,批评不是目的,批评和反对都是为了建设为进步。不从个人好恶出发,而是实事求是,该赞扬就赞扬,该批评就批评,才是正确的态度。重庆的土地换户口也许并不完善,仍然需要批评,但批评不是否定而是为了完善。

===============
重庆城市化:社会进步与政治企业家竞争
重庆打黑风暴:原罪不咎,抓现行,靠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