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挟尸要价获奖:道德口水淹死渔民,再有牺牲谁捞?  

2010-08-23 13:36:48|  分类: 人文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挟尸要价获奖:道德口水淹死渔民,再有牺牲谁捞?
  王大麻子 2010-08-23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lishiba09.blog.163.com/)
  
  特别说明:本帖所述来自网上各种报道,是我所理解的真相,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真相。请阅读者理性思考,平和交流。对只会漫骂者,我只能怜悯和同情。
  
  摄影图片《挟尸要价》不断获奖,七十多岁还在长江上讨生活,受雇参与打捞英雄尸体的老渔民王守海受到一浪高过一浪的道德审判。人言汹汹之下,长江大学宣传部长李玉泉竟敢出来质疑《挟尸要价》真实性,仗义为王守海申冤,自然迅速被网民道德审判的口水淹死。尽管麻子对“宣传”,“部长”这两个词及其各种组合,具有厌恶性的敏感,但对于李玉泉先生能在舆论一边倒情况站出来为老渔民鸣不平,却十分赞赏。
挟尸要价获奖:道德口水淹死渔民,再有牺牲谁捞?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真相从来都是迷,每个人都有自己真相,更悲哀的是多数中国人不说真话,少数人则选择性的说真话。这就需要我们具有观察力,需要避免道德底层影响我们的判断。现有关方正重新调查,但即使是仗义李部长也不敢说出全部事实,已被政府授予荣誉称号的学生、冬泳队员、渔民(被打的),也不会再说出全部事实。而张轶作为当地政府报纸记者,当时就只是有选择的说出了部分真相。他自己称获奖图片上加在王守海头上的那句“钱到位了再往上拉”,只是采访时听别人说的(最近他接受不同采访时,对这句话的说法也不一)。王大麻子一直非常关注此事,综合各方消息认为:道德义愤误导了王守海和华商报记者,所拍摄的《挟尸要价》误读了现场,发表和获奖后再误导了空有满腔义愤而无思考力的民众。
  
  背后的真相是什么,谁最应受到道德责备?10月24日虽近深秋,但中午两点时分仍显燥热。家在长江附近市区两少年下水游泳,不久便呼救命。野炊后在沙滩上休息的长大新生,会水两男生跳下水营救,不会水九名男女生结成人链营救。一少年先被学生救起,另一少年(那个写帖恶意污陷两少年为打捞公司钓子的人,不怕报应吗)在横渡长江后正在休息闻讯赶来两位老年冬泳队员积极救助和在场渔民(后来被打,再后成为见义勇为群体一员)协助下也被救起,同时还救起了几个落水大学生。细心女生一清点发现有三位失踪。老年冬泳队员下水摸索一阵后无果,累极放弃。最值得敬佩的是冬泳队员,他们一直很淡定,包括在荣誉面前,并将所获奖金全捐了出来。(有意思的是,在英雄群体获得的各种荣耀中,竟然还有全国十大法制人物奖)。
  
  报警后,水上派出所,消防武警,海事船都来了,但竟然均无水下救援和打捞能力(海事人员说,他们的人员淹死后也是请这个打捞公司打捞的,同样交了钱,只是交得少些。千湖之国长江岸边的当地水上派出所、消防和海事人员多不会水,则说明其它深层次问题)。之所以说打捞而不说搜救,是因为此时按科学常识,水下英雄肯定已牺牲。据说一消防战士曾下水打捞,未几也冻累至极而放弃,任学生下跪痛哭求情也无济无事。事发一个钟头以后约15时40分,后来被当地警方称有“黑社会背景”的打捞公司所雇捞尸船来了,现场长江大学老师与陈总双方未经讨价还价(因为长江大学事前几天也有一学生在此地淹死,当时的价格便是一万二千),便约定按前几天的价格即每具一万二给钱成交。第一具尸体很快打捞上岸。但在场学生和老师一时之间只能凑出几千元,据说该学校有赖账前科,陈总要捞尸渔民暂停打捞。
  
  师生焦急万分,求在场警察帮忙协调说情,而 “有警察说你们把钱给他,让他们打捞就行了”。万般无奈呀,凑钱凑了近一个小时,第二具、第三具尸体才先后被打捞上来。第二具尸体打捞出来时,江汉商报记者张轶拍摄了著名的《挟尸要价》,并在图片说明上按上了那句自称是采访听来的话(这句话,张轶在接受不同采访时说法也不一)。这就样,受雇捞尸的老渔民就这样被有意或无意地送上了道德审判席。细心的网友从张轶公布的照片发现,从获奖图片上拍摄时间到尸体上岸图片的之间仅有一分多钟,并推断获奖图片上的老渔民姿势并不是在“挟尸要价”。更有网友置疑,张轶一下午都站在海事局、长江水上公安局、长江航运警方中间,他一张都没有拍毫无作为的“干不了打捞的事”的他们。
  
  更多的真相是:事发的长江荆州宝塔湾每年都溺毙二、三十人,整个荆州江段则多近百人。溺亡规模大,捞尸业务有规模经济性,政府及有关部门长期对溺亡民众的冷漠和不作为,才催生了有黑社会背景的打捞公司长期垄断捞尸业务,同时在有关方面长期纵容下打捞公司才敢公然索要高价打捞费。在长江大学所交纳的三万六中,参与打捞的十多位渔民共得劳务费四千元,大头被要高价的公司经理拿走。从此看,在长江的风浪中讨生活的捞尸渔民也是被剥削者,他们不是打捞公司的职工,他们不应受到道德指责!最应受到道德责备的是政府相关部门。
  
  其实,从全国来看打捞尸体要高价现象很普遍,前几年有新闻说北京城护城河(这对长江来讲只相当于一个小沟)的捞尸要价是八千元:一民工在北京护城河溺亡,其弟打电话报警,而警察要他交八千元后才为其联系捞尸人。由于民工拿不出钱,只有等三天尸体腐败浮上来后才自己捞到尸体。由于迷信也好,由于高风险也好,事实是谁都不愿意干打捞尸体的营生,包括那些无所畏惧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使要高价成为“必然”和正常现象,它与牺牲者是否为英雄(起来打捞的渔民也不知道打捞的是英雄)无关,也与打捞公司是否有黑社会背景无关,因为我们不能说北京那个警察与黑社会有染。要警惕的是某些势力借给《挟尸要价》评奖转移视线,将道德审判的焦点对准讨生活的底层民众,对准民营公司。山西黑窑奴死亡事件出来后,清华教授孙立平说“社会堕落之时穷人堕落更快”,把道德审判焦点转移到穷人身上。
  
  这一次,他们似乎又成功了。讨生活的,参与打捞尸体的老渔民被道德口水淹死后,下个英雄谁来打捞?那些满腔义愤,只会将道德电筒照他人的愤青、胆小者会吗?前几天,华商报记者要与李玉泉打官司,目前本地律师也已代理王守海要打名誉权官司。授奖单位也声称今天将发表调查结果(太匆忙了吧,也不应该由授奖单位进行调查吧)。让我们拭目以待,事件的发展。
  
  特别说明:本帖所述来自网上各种报道,是我所理解的真相,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真相。请阅读者理性思考,平和交流。对只会漫骂者,我只能怜悯和同情。
  
  其实要解决挟尸要高价的问题很简单,也不需要当地警方、消防和海事部门建设打捞能力(由他们来做,成本会更高)。只要取消垄断的打捞公司,由水上派出所负责登记、注册、联络当地有打捞能力和意愿的渔民。这样的渔民会有多个,从而形成竞争。事发后,由警方推荐和联络渔民。这样,估计捞尸价格能降到一千元左右。但是,一方漫天要价一方坐地还钱的讨价还价,赖账和挟尸要价的情况仍然会出现,因为这是不足为奇正常的现象,只有不明事理的,只用道德电筒对他人的愤青才会少见多怪。
  
  笔者生活在长江边,知道许多贫穷家庭拿出不起打捞费。因此往往只得等待三天之后尸体因浸泡腐败而浮出后,才能捞到死者尸体。由于长江水流急,有时即使高价请人打捞也会捞不倒。这样,尸体会流到很远很远,从荆州沙市江段会流到石首或湖南岳阳江段的沙洲,此时尸体早已腐烂得面目全非,死者身上的衣服往往也荡然无存,从而无可辩认。当地民众有一种无奈的说法,最好把河里盖上盖子。家长诅咒不听话的小孩是会说,河里又没盖盖子(意即怎么不去跳河死)。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