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汉字起源与游牧民族主导中华五千年文明史  

2010-07-18 09:21:27|  分类: 人文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起源与游牧民族主导中华五千年文明史
      王大麻子 2010-07-17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lishiba09.blog.163.com/)
      
  世界上四大农业文明中的三大农业文明,都被野蛮的游牧和半定居民族侵占和奴役,并最终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当今的埃及人早已不识古埃及文字。唯独只有中华文明这个古老的农业文明,五千年一直延绵不断,今天我们使用的文字仍然是几千年字祖先所使用的文字。难道我们的历史真的应了一句网络名言: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有着神奇的人民。。。徐江伟先生的著作《血色曙光:华夏文明与汉字的起源》或许能够给我们提示个中秘密。
汉字起源与游牧民族主导中华五千年文明史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徐先生基本观点是:一、热兵器时代之前的整个人类历史时代,冷兵器时代,包括石器时代(游牧民族就已经有了弓箭,用石头磨制的箭头),在民族融合中一直是(北方的)游牧民族侵掠和奴役(南方的)农耕民族。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就是北方的阿尔泰语系的游牧民族(突厥,匈奴,蒙古,女直)侵略和奴役南方百越农耕民族。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其实是一个世界现象或普遍规律,历史上从来都是野蛮的游牧和半定居的森林民族,侵掠和奴役农耕民族。所以,西方著名历史学家有言,农耕民族就是游牧民族的免费午餐(大意如此)。
  
  二、原始农耕民族无需也没必要组成国家,形成国家组织;注重血缘和尊贵等级的游牧民族统治奴役农耕民族后,统治奴役异民族、土地及其赋税的管理需要,才需要有国家组织。这符合马克思的说法,国家是阶级奴役(民族统治)的产物。游牧民族统治奴役农耕民族后,复杂的管理,统治命令在不同语言之间交流需要,产生了对文字的需求,汉字(在中国则是象形文字,最初的文字都是象形文字)因此产生。无文字无文明,文明因文字而生,因奴役和统治农耕民族而生。所以,世界上最早的文明从农业社会产生,但这个农业社会(国家)是野蛮的游牧民族在统治,其文字是统治民族语言的文字化。古埃及的统治者肯定也来自游牧民族,其文字肯定也是统治民族、而非农耕民族创造的。
  
  三、中国南方的土著汉族,百越民族(和北方的蒙古游牧民族一同来到这块地方,只不过路径不同?)说的是单音节的汉缅语言,而原始汉字表达的是游牧民族的多音节儿化语言。农耕民族人口众多,而作为统治民族的游牧民族人口较少,游牧民族成为农耕民族的统治者之后,也不断被汉化(寄生和奢侈的定居生活,使其丧失原来的野蛮习性)。所以,汉字产生后不断被单章节语言的农耕民族(汉民族)汉语化。徐先生也正是通过古典文献中三皇五帝及夏商周,魏、元、辽、清的皇帝、贵族名称的音同字不同的汉字表达,追溯出五千年历史上的那些统治者其实都是游牧民族,且主要是其中的“林木中的人”“女直”民族。
  
  通过以上三点,徐江伟先生揭示出:中华五千年文明,其实是北方游牧民族侵掠和统治奴役南方农耕汉民族的民族融合过程,汉字和汉语的发展也反映了这个过程。在这个民族融合过程中,舒适和奢侈的寄生式的定居生活,面对习惯于奴役生活没有反抗意志农耕民族,野蛮的统治民族(游牧民族)不断文明化(腐化和堕落),最终或是被汉民族同化(徐先生的所谓“黑洞效应”,或是被没有文明化的后来的野蛮民族所战胜。于是中原又换了统治者,只不同这个统治者是原来的统治者的,仍然保持原始野蛮习性的,没有文化的同宗同族。汉代以后的历朝统治者,仍然都有北方民族的背景,包括唐朝和明朝统治者,都有游牧民族背景或嫌疑。
  
  尽管历史上总是野蛮游牧民族,战胜文明的农耕民族。其他三个农业文明,都先后被不同的“野蛮”(希腊人和罗马人其实更先进)民族所统治和奴役。但是,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在中华这块大地上,一直是同一个野蛮蒙古游牧民族统治和奴役农耕汉民族的民族融合过程,是蒙古特别是其中的“女直”游牧民族活力不断注入汉民族的过程(其它三大文明三国的不幸在于,他们被不同的异质民族所统治)。文化的同化,种族间的杂交,壮大和提升了汉民族的“力量”,从而使其延续了五千年。结果是,仍然保持野蛮状态的游牧民族的活动范围在中华这块土地上,不断北移(在此过程中,他们也不断向中亚,西亚,和东中欧地区扩张和转移,从而改变了世界历史),最终在热兵器时代掌握现代武器的以汉民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消除了“异族奴役”的统治。
  
  在民族融合过程中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春秋战国(此前几千年的统治者,都被徐先生说成是游牧民族)时期,那些作为统治者的贵族是如何与被统治民族--农耕民族相融合的?以至于后来,秦亡以后就产生了一个汉民族建立的朝代(刘邦的汉朝)?这个转变是如何完成的?或者是如古罗马或欧洲中世纪贵族一样,是因为统治民族生育率低,从而人口不断减少造成的?或是,如希腊和罗马后来一样,需要从事农耕的农奴参与作战而提升了被统治者的地位?当然,更可能的是:土地制度的变革,让受奴役的农耕汉族拥有土地产权,从集体耕作,劳役地租变成了土地农民私有(占有)和实物地租?从而使受奴役的汉民族拥有了产权,提升了其地位(这个过程从西周末期就开始了)。
  
  但是,以农耕汉民族为基础融合而成的中华民族,仍然保持了农耕民族的,不同于普诗价织的文化独特性(因为其他三大古农业文明都不存在了):容易或习惯于被代表,其制度模式仍然是传统的。一句话,是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