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新华社六评高房价:为谁卸责?  

2010-04-09 08:48:56|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华社六评高房价:为谁卸责?
    王大麻子 2010-04-08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lishiba09.blog.163.com/)
    
  越控越涨如脱缰之马的高房价,不仅使得天怒人怨,也使人们不寒而栗: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破坏后至今仍不见光明的二十年停滞。其实,房地产泡沫破灭后能够像日本那样情绪稳定地停滞二十年,对这个市场经济体制不健全、政治与经济体制不协调的国家而言,可能是最好的进也是最不可能的结果。
新华社六评高房价:为谁卸责?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面对房价过快上涨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近几个月中央政府有关部门重拳乱拳齐出,但却毫无成效,房价涨得更快,这使政府颜面尽失!恼羞成怒之余,祭出农村妇女的最后一招:骂(在江汉平原农村,若妇女拿人家没办法,就坐在家门口拿菜刀边剁菜板边骂,可一连骂上几天不休息)。因此,我们看到从3月28号开始,连续六天新华社发表了六篇有关高房价的新华时评,想把高房价骂下来。当年与苏联争老大老二时,老毛就是这样用九评搞赢的(这种赢是自我宣称的,而且毛当时看起来是赢了但最后却疯了搞起了文革)。
  
  看了六篇新华时评,王大麻子一个总体印象是:停留在表面现象不敢触及问题本质,转移民众视线嫁祸于人,目的是为政府卸责,顺便开市场化改革的倒车。
  
  在《不能让楼市成为投机者的乐园》的评论中,评论者将高房价责任归咎于投机。但是,投机追求利益最大化本身是经济理性的必然,投市场之机才能优化资源配置。更何况,在房地产市场有可能向下调整时,正是中央政府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以鼓励投资者进行投机,而政府的优惠政策本身也是一种不顾经济后果的投机。市场经济体制中,投资者必须投机,而政府绝不能投机(这方面德国是好榜样)。可以说,高房价不是购房者、投资者投机的结果,恰恰是政府政策投机、政策鼓励投机性住房购买投资的恶果。
  
  在《疯狂的房价叫板土地招拍挂》的评论中,评论者将高房价看成是高地价、高地价又是招拍挂的结果。殊不知,任何一个城市地块都是一个具有独特性或唯一性的商品,均只能采取招拍挂才能将土地交给最有效率的开发者,才能充分实现土地价值使土地资源得到最优配置。在密集批判招拍挂后,北京和上海等地方政府热烈响应开市场化改革倒车,又恢复到“价高者不得”和“秘密评议为主”的旧体制,专家和官员又获得了寻租机会:土地租金相当一部分将会流入政府官员、专家和有关系的开发商腰包中。
  
  在《坚决清除房价中的“腐败成本”》评论中,评论者将房地产开发中的腐败成本作为高房价原因之一。在竞争性供给与竞争性需求的市场条件下,成本价格确实是商品价格的决定因素。但是土地垄断性供给、住房建设只能由与地方政府关系密切的开发商“垄断”,民间资本没有其它投资机会的投机性需求高涨情况下,房价就由需求决定而不是由成本决定,这和当前国际市场上铁矿石价格不由采矿成本决定一样。而腐败成本,只是地方政府官员与开发商共同瓜分由高需求决定的经济租或超额利润而已。这种由需求决定的巨额经济租或超额利润,国有企业不去分享,官员不去分享,必然为民营开发商所独享,而房价绝不会因“腐败成本”的减少而降低。更何况,腐败是政治体制或政治经济体制问题。
  
  在《“土地财政”还能维持多久》评论中,评论者将高房价或地方政府控制房价不力,归咎于地方政府经营城市、对GDP政绩的追求和地方政府依赖于土地财政的需求。其实质将高房价归咎于地方政府,并书生气地向地方政府提醒靠卖地不能维持地方政府财政需求。经营地市,当年是某人主政上海时创造出来的先进经验,GDP政绩是政绩考核制度的结果。土地财政,一是城市土地国有制并实际由地方政府拥有并随意支配,二是地方政府成本不受约束,三是由于现行税收体制下中央拿得太多地方政府拿得太少事权与财权不一致。这主要是土地所有制和政治体制问题。由于第三点,这篇评论出来后,敏感者认识到这是为新华社连篇累牍的时评是为物业税出台作舆论准备。
  
  或许新华时评的目的真是推出物业税,因而最后图穷匕见,第六篇新华时评的标题就是《税收杠杆应发挥更大作用》。尽管有许多人认为,物业税或其它什么房产税不能降低,只会提高住房价格或住房成本。但王大麻子仍然认为在当前投资性购房需求巨大情况下,物业税或房产税完全有可能通过消除巨大投机性需求来达到降低房价的目的,从而使真正的住房刚性需求者得益。然而,这一点只能在政治清明没有腐败、没有特权、税收面前人人平等且实行累进制的理想条件下才能达到,只有在中央政府有决心放弃以房地产作为经济增长的支柱产业、有决心有能力进行经济发展模式转型的条件下,才能做到。然而,个税的经验证明,这一切都是空想。在特权等级体制下,任何与西方接轨的税收品种的开征,都只是加在中产阶级又一条绞索。而中央政府的管治能力日益下降也是有目共睹的。
  
  良税只能在良好的政治体制和清明的政治风气下才能发挥良治的效果。同样,市场房价表面上看是市场供给与需求问题,而深层次原因则是政府政策和政治与经济体制的结果。合理和稳定的房价,必然是不投机和不鼓励投机的政府政策、民.主.宪.政体制与私有化市场化为主导的经济体制相结合的结果。而将高房价归咎于市场投机、市场化公开公平的招拍挂、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和官员的腐败,明显是回避高房价的本质问题,在为政府在政策和政经体制改革方面的失误或拖延卸责。在此种情况下,将降低高房价寄托于物业税或房产税,则纯粹是一厢情愿,最后必然是一场空。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