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不尽的思念:父亲(三)——在解放前的旧社会  

2010-03-30 08:41:45|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尽的思念:父亲(三)——在解放前的旧社会
    王大麻子 2010-03-30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父亲小时候给好心的地主放牛,去世前也是在生产队放牛。这大概就是宿命。生存或存在有千姿百态,放牛是与大自然最亲近的一种。
不尽的思念:父亲(三)——在解放前的旧社会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小时候看《红岩》,常为听着解小时候看《红岩》,常为听着解放重庆的轰轰炮声而倒在敌人枪下的红岩烈士落泪。如今,每当想起父亲,忍不住就热泪奔流的两个最大的痛就是:父亲经过在艰辛的长途跋涉和奋斗之后,在即将见到新制度曙光之时,却骤然倒下;做为人子者的、目前生活无忧的我,却享受着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人生之痛。三十年(1978年)前的三月初,戊午年正月二十八,还差两个月才满五十一岁的父亲突然走了,没有任何预兆(父亲走时,我最小的妹妹才上小学一年级)。父亲走后不到一星期,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父亲走后的那年底,北京开了个会正式结束了毛时代,人民第二次被解放。----引自:王大麻子 《不尽的思念:父亲(一)--文革中的父亲和我家》
  
  父亲,于农历丁卯年(1927年)四月二十一出生于四川云阳长江南岸一个山区农民家庭。这个农民家庭的远祖系明初(有说是1368年)为避姚、黄之祸,与其它几姓人家从湖北黄安麻城迁徒到四川云阳一带的,至父亲已历二十代。族谱上讲远祖系二品将军,但王大麻子想查找本族更远的历史,却怎么也搜寻不着。一般的族谱都是尽量把本族的始祖与三皇五帝时代或春秋战国时期的某个历史上的名人相联系,然而本族族谱却中只介绍本族远祖带领一家人避祸迁徒并定居四川云阳的业绩。虽然从网络上可查到本姓与舜的渊源,但是历史因各种原因,其它族姓改姓此姓的也有。
不尽的思念:父亲(三)——在解放前的旧社会 - 王大麻子 - 王大麻子的博客  
  一个最大疑问是,本族究竟是什么民族?在元末明初的二品将军(元的或是明的?),为什么在离开湖北前也是居住在农村,而在明初又避祸入川?因为,元末明初不仅仅是改朝换代,也且是汉族统治集团取代蒙古族成为统治者。曾想过到黄安麻城一带进一步寻访,但又觉得意义不大,还是糊涂最好。写此帖时查百度,却看到一个消息:老家本族的一个年青少女到沿海某城市找工作,自称是苗族被老板认为心灵手巧而意外聘用。麻子知道,本族绝对不是苗族。那个族人找工作时称是苗族,肯定是现行政府优惠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地区的政策所致。这肯定又会为其后人寻根者带来迷惑。
  
  无论带领全家迁徒到云阳的远祖是否是二品将军,无论其是什么民族,一个事实是:父亲出生所在的家庭,是一个有几亩薄田的贫困农民家庭。爷爷(父亲的父亲)在家族中属么房,在爷爷及爷爷之前的几代中虽然都不是独子但最后却都是一房单传下来,因此在本族中显得势单力孤。在父亲之前,爷爷已有一个女儿(麻子的姑妈)和一个儿子(麻子的伯伯),在父亲之后还有一个叔叔。但是姑妈与父亲是同父不同母,姑姑为马奶奶所生;马奶奶去世后,爷爷又娶了张姓奶奶,伯伯、父亲和叔叔为麻子的张姓奶奶所生。
  
  爷爷身体弱,奶奶也不善持家,结果是生活日见艰难。但是尽管生活十分艰难,爷爷奶奶还是送子女上学,父亲就上过二年的学。不幸的是,爷爷早逝。更不幸的是祸不单行,屋漏偏遭连阴雨,遇到一次著名的大旱田地无收,为了活命只得将仅有的一、二亩田地换地了几升麻豌豆,甚至连房屋也抵押了。那爷爷和父亲们当年曾经拥有的房屋和生活所依赖的土地,在2001年我们回老家时,伯伯还指给我们看过。到最后,奶奶也丢下未成年的伯伯、父亲和叔叔,下堂别寻生活出路去了。直到解放后,父亲和伯伯才又重新接回奶奶团聚。
  
  这样,伯伯、父亲和叔叔三人,只得住在离老屋不远的一个悬崖底下的巴岩楼子里。巴岩楼子,就是在岩底下以岩壁为支撑和一面墙,搭建的可以住人的棚子或屋,以避风雨。在老家,还有一种叫吊脚楼子,即在岩坝上的悬岩边悬空搭建一间屋。八十年代初和母亲回老家时,伯伯家就因堂兄弟们逐渐长大而在院坝坝边上悬空搭建有一个吊脚楼子以住人。无田无地,兄弟三人就以帮人打工为生。后来,大父亲五、六岁的伯伯就到万县当兵去了。这样,父亲就与叔叔一起相依为命。
  
  这可能是父亲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据父亲讲,父亲与叔叔一起给当地一个好心的富裕农民熊老四放牛和打工为生。熊老四家有八兄弟,解放后熊老八是我们老家那个生产队的队长。冬天冷,手脚和耳朵容易生冻疮,何况是没有父母的二个还没有长大的、住巴岩楼子的少年穷兄弟。生冻疮后,必须每天用热水泡脚才行。由于无父母照护,也无法经常用热水泡脚,冻疮破并开始烂。结果,叔叔就因为脚上的冻疮腐烂而去世。父亲也因为冻疮的疼痛,一只眼睛留下轻微的斜视毛病。
  
  后来,我们上学要写忆苦思甜的作文时,便要求父亲回忆我家解放前的情况。每当讲到叔叔的去世,父亲都很难过。然而,父亲一方面向我们讲解放前给地主家放牛如何苦(以符合当时的政治正确),另一方面却又非常感谢地主熊老四,要求我们不要忘记那些好人。其实,十来岁的孩子又能给地主家干些什么事呢,熊老四让父亲给他家放牛,可能纯粹是出于仁慈为了给父亲一碗饭吃。文革中,我们已迁徒到湖北农村,熊老四的儿子熊安良成了孤儿来湖北找父亲,当时正值我小学毕业后全国初中停止招生的那半年,我便和熊安良滚在一起,他告诉了我许多军事知识。可惜的是,当时父亲未能给熊安良找到合适的活让他定居下来。父亲去世,我们成年并工作后回老家也未能打探到熊安良的消息。
  
  叔叔去世后,父亲一人更是无所依傍。于是,父亲在万县靠挑水卖为生的舅舅,便带着十多岁的父亲去万县城里求生,我想这大概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在找到保人后,便给从下江来的一家杨姓裁缝做学徒。所谓学徒,其实也是找个吃饭的借口,实际上就是给师傅家做家务。学做衣服,只能是偷偷的,即在师傅规定的家务活做完、师傅们休息不做缝纫活之后,偷空练习一下。就这样,父亲当了四年学徒,然后又给师傅帮了一年多的工,直到迎来万县解放。同样,在帮助麻子完成忆苦思甜作文时虽然父亲会诉说当学徒的苦楚,但却又非常感谢师傅和将父亲带到万县的父亲的舅舅。解放后,父亲还与其在万县政府工作的师傅的女儿一家有来往,父亲去世后我读大学期间回老家时也曾到阿姨家去过。2001年回老家时,得知伯伯一家也和阿姨家有了来往,一个堂妹也搬迁在万县居住。
  
  据父亲讲,父亲在万县当学徒时,伯伯也在驻万县的国民党部队中当兵,并且是给驻万县的警备司令当勤务兵。在父亲的讲述中,警备司令一家对伯伯很好,若伯伯能诚实则肯定会有大出息。父亲去世后,我们回老家时伯伯也会透露一些他在国民党部队当兵的情况。其中一个故事是,一次他从部队以便衣回家,村里却要抓他当壮丁(当时抓壮丁是二丁抽一),父亲喊他快跑,结果伯伯掏出手枪朝天一枪,便万事大吉。伯伯说,后来他在湖北武汉的国民党的部队中管过军粮,部队驻防湖北松滋和技江时曾配合地下党放走李先念。。。当然,每当伯伯要讲这些事时,堂哥都要阻止伯伯。因此,麻子也就没有伯伯在国民党部队中的完整故事。
  
  我比较相信伯伯讲的故事(伯伯自己讲他的故事是九十年代以后)。算起来,伯伯应该在国民党军队中干了十好几年,最后应该是有一定级别的军官。解放后,伯伯回老家当了农民,娶的伯母还是个CCP,一直没人提他在国民党部队当兵的事,在那个讲历史问题的年代却一直平安无事。在父亲看来,伯伯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在麻子看来,可能是另有麻子还没有弄明白的原因,这可从胆小怕事的堂哥每次都阻止伯伯讲他的经历中看出。现在伯伯快九十岁了,2001年我们回老家时,八十多岁高龄的伯伯爬山走路比我们年轻人都要快得多。老家山沟有一座石板桥被水冲走,是老伯伯号召村人修起来的。四年前,堂哥在湖北打工因脑部受伤在湖北枝城医院住院,伯伯一人从老家云阳赶到枝城医院看视。这不仅使王大麻子非常佩服,也更相信伯伯所讲的故事是真实的。但是,伯伯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能够在解放后能够过上平静的农村生活的,却仍然是个谜。
  
  可惜父亲在改革开放当年去世,使父亲解放前的经历不能完整呈现出来。只有等待机会再回老家时,说服堂哥放弃顾虑,让伯伯比较完整的把解放前的经历讲述出来。

============
不尽的思念:父亲(二)—父亲的黄金时代和我家
不尽的思念:父亲(一)--文革中的父亲和我家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