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五十年:那一连串温馨的春节故事  

2010-02-15 22:44:40|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年:那一连串温馨的春节故事

    王大麻子 10-02-15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小时候,春节是一年漫长的期盼。

      年老后,春节是一串串温馨回忆。

    

  自有记忆开始,王大麻子也经历了五十来个春节。王大麻子儿时的春节,是在重庆云阳山区农村度过的。细娃盼过年,大人盼种田。过年时,孩子们就可以有新衣穿,干饭和肉尽着吃,还有压岁钱。不仅如此,此时孩子们不用做家务活,可以漫天遍野的疯玩,即使犯点小错误,也不用担心被父母抓住请吃“笋子拌肉”。 因此,小时候最盼的是过年,正是这种期盼使得时间变得特别漫长。

      

  六十年代时,四川重庆农村山区特别穷,平时清汤寡水,无油无肉,常常勒紧裤腰带饿肚子。尽管平时非常清贫,但每到过年吃团年饭时,家庭主妇们都会想方弄出十多个菜,通常是十二碗(老家是用碗装菜不用盘盛菜,喝酒也是用一个大碗,轮流喝)!有粉蒸肉,梅菜扣肉,猪头肉(可弄出几种冷菜),鸡肉,羊肉,再就是粉条肉丝,煎豆腐等等(但记忆中很少有鱼)。饭是干米饭,但干米饭底下垫着的是红苕。

      

  从程序正义角度讲,春节是一个程序井然、不得违背的过程,过去和如今都基本没变。除夕时要合家团年,正月初一起要按照血缘关系的亲疏先后逐个拜年。除夕团年时,若兄弟均成家另过,则在年三十这一天要按次序到各家吃一下团年饭算是合家团圆。兄弟各家团年宴丰富与否、口味咸淡,不仅反映了各家持家好坏,也反映了家庭主妇的厨艺水平,以及别样的心思。小气点的,虽然菜很丰盛,但是却咸得让人难以下口,这样一桌菜就可吃上几天。

      

  到六十年代中后期,麻子家就搬迁到了湖北江汉平原农村。江汉平原鱼米之乡,生活水平比在重庆云阳山区简直是天差地别。每天都可吃上干米饭,还不用在米饭中垫红苕或拌上萝卜丁。鱼米之乡过年也有鱼米之乡的特点:除夕前几天,生产队会将队里的藕塘和鱼塘的水抽干,每家每户都会派人下到藕塘里挖藕。此时节,尽管天寒地冻还会漂着雪花,人们仍然会着单衣干得热火朝天。鱼塘抽水时,全队男女老少都会围在鱼塘边,享受塘里的水渐渐抽干、众多鱼儿不断现身的过程,计算着每家可以分到多少鱼。

      

  江汉平原虽然物质生活水平十分丰富,但是酒席中菜的样数却不如四川多。这里没有十二碗之类的讲究,一般是四菜一汤、六菜一汤,最多时是八菜一汤,再加几碟冷菜。除了香肠之外,麻子所在江汉平原最有特色的一样菜是鱼糕(也称肉糕,去骨刺的鱼加鸡蛋等制成)。除夕时,弄上一大锅的藕或萝卜炖猪蹄膀或炖排骨,要吃上几天。除夕团年宴桌上,有一盘煎鱼(有一斤多重)。为取“年年有余”之意,这盘鱼在除夕团年时是不能吃的,要基本保持原样。在初一、初二待客时又再三地端上桌,但仍然没人敢贸然吃掉它。

      

  正常的团年饭应是在晚上吃,除夕夜吃完团年饭后的一个重要节目是收拾屋子把垃圾都倒出去(正月前三天不能往外倒垃圾),然后是轮流洗澡换新衣服。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视机,屋里收拾干净后,全家人围坐在堂屋的火盆边,烤火话家常。最后,总是父亲一人值守除夕夜。。。一过半夜十二点站燃三百响的鞭炮(现在的鞭炮都是几千响的)后再睡觉。到湖北后,麻子家过年时就没有在四川老家时那么多的家庭节目,因为没有三亲六戚可走。在我高中毕业回家务农后,正月初一时父亲就逼着麻子出去给队里的每家每户拜年。

      

  初到湖北时文革还不深入,过年时生产队里的一帮青年人会组织起来,节前排练,过节时在生产队稻场玩龙灯或参加大队比赛。后来上面提倡过革命化的春节,玩龙灯被当作封资修,同时过年时只放一、二天假(最佩服毛时代的领导怎么就能想出那么多的工程和农活来,让农民不得休息),人们除了走亲戚拜父母、拜岳父之外,就没有时间娱乐。改革开放之初各种控制放松了,每到过年时便有玩狮子、打三般鼓或拍楠关的人到每家每户门前拜年,说些恭喜发财之类的喜庆话,主人得给些钱做打发。。。

    

  在江汉平原农村老人有一种说法:过年过到十五、六,拜年拜到麦子熟。这指的是解放前过年时的情况。它大致反映出解放前,富足的江汉平原农村冬春时节是比较清闲的。对此,老人们又有一种说法:一年只有四十五天忙,一天要办九天粮。但毛时代却长年把农民忙得要死而生活却并不如解放前好,而如今的江汉平原农村又恢复到解放前时的清闲状况且更富足了。

    

  等到我们兄弟姐妹都成家立业之后,已是八十年代中后期。此时,我们基本都进城生活了。过年时,也是兄弟们带着自己的家庭轮流聚到每个兄弟家吃团年饭,兄弟多则团年要从腊月二十八、九开始。正月初一时又全体到母亲所在的弟兄家里聚齐,一大家人顿时使得屋子显得很小。初二,又有几个姐妹带着一家人来拜母亲。从初三开始,其它兄弟又在把全部兄弟姊妹邀到家玩一天,最后是嫁出去的姊妹们轮流把全部兄弟姊妹邀去做客。

    

  我们家兄弟姊妹多,这样往往要到正月初九才完。由于家庭越来越大,每次兄弟姊妹全家聚齐,都要坐上两桌才行,很累人。。因此,近几年来我家过年形式有所改变。除夕吃团年饭,或者定在某兄弟家吃不再轮流,或者把姊妹们也全叫齐,就在饭店吃团年饭,不再轮流团年。正月拜年时,也是尽管从简,出嫁的几姊妹也是伙起来把全家招呼在餐馆吃顿饭,免去了在家请客团聚时的麻烦。

    

  王大麻子老家在重庆云阳,伯伯家和姑舅姨“三门亲”仍然在重庆云阳。新世纪的第二年春节时,我们弟兄姊妹全部家庭成员一行近二十人,坐轮船集体回到老家云阳过春节。制度一变,今非昔比。在毛时代云阳山区那样连清汤寡水都难以填饱肚子的地方,如今的生活水平也已经与湖北江汉平原相差不大,甚至农村的楼房更多。舅舅家的表弟的楼房很大,我们全家都能住下。以前在云阳山区,很少吃到鱼,即使过年往往团年宴桌上也没有鱼。如今,表弟和当地其他人家的楼房顶上都修了简易水塘,既种藕也养鱼。更有一些堰塘被人承包起来养鱼。所以,除了每餐都能吃到不垫红苕块块和拌萝卜丁的干米饭之外,还可以做到顿顿有鱼。

    

  如今,物质生活丰富了。尽管三聚氰胺之类的有毒食品和假冒伪劣食品防不胜防,但是确实实现了三十年前的一个梦想:有朝一日时机转,每每天天象过年。基本上每天都可吃到肉,只要不怕“三高病”。因此,团年宴上的酒菜丰盛与否不再重要,过节时最受欢迎的是青菜。除了小孩仍然会得到押岁钱外,过年是否要特别穿上新衣与否,也不再讲究了。王大麻子如今也五十多岁了,过年团聚兄弟姊妹围坐在老母亲身边,往往会不经意地回忆起这我们这一家四、五十年走过的历程。。。

    

    过去的春节往事,都化作了一连串宝贵而温馨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