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我的民办老师生涯及当年的同事们  

2010-01-11 18:29:13|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民办老师生涯及当年的同事们

  王大麻子 10-01-11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仅以此贴庆祝共和国历史上民办教师(或代课教师)的全部消失干净。

  仅以此贴纪念麻子那二年半的青春岁月,那段逝去的民办教师生涯。

  仅以此贴感念那些两年半青春与共、助我成长的大队学校同事们。

  仅以此贴悼念五位英年早逝的同事!

  

  一直以来,都有被清退的民办教师上言方消息在地下流传。近日,教育部以提高教育教学水平,提高教学质量和国民素质为由,宣布要在短时间内清退目前仍然存在的44.8万名中小学代课教师(过去的民办教师现成为代课教师)。这则公开消息,在网络上激起千层浪,叫屈者有之叫好者也有之。王大麻子在人生最火热的青春年代也曾有过二年半的民办教师生涯,民办教师的消息也不时勾起对自己民办老师生涯和当年那些同事们的回忆。

  

  从区高中毕业回乡,在生产队务农两年半后,经过父亲与本队的一个大队干部的勾兑(与现在一些愤青认为毛时代很干部很廉洁不同,当时进入大队小学教书是既要有能力也要有关系,在本地麻子家是外乡人,更需要勾兑),1975年秋季开学时麻子进入大队小学教书,当了民办教师(现在叫代课教师)。当时的大队小学(现应叫村级小学)完全是由大队出资兴建,所有教师都来自本村,没有一个拿工资的公办教师,所有老师都在本生产队(现在的组)拿工分。据说上面有给民办老师有每月5元的办公费补贴,但不是发给个人的,一般的办公经费基本上由学生的学杂费解决。

  

  当时的出生率高,大队小学每个年级有两个班,每个班有三、四十人。当时小学实行五年制,大概是76年大队小学又开始办初中班(当时小学升初中不用考试,全升),还有个学前班,共十多个班。以每个班2个老师计,共有20多个教师。教师构成有:文革前的小学毕业生大概有七个或更多,年龄都较大,但也只有三十岁左右。其中有两个教低年级的女教师,据说是什么“红领巾教师”(文革前,优秀小学高年级学生,通过经过选拔进行一段时间师范培训,便安排到农村大队学校教书);有两个是部队转业的。有一个是文革前的高中毕业生,但成份不太好。有三、四个县城下乡的高中毕业的女知识青年。其余的十来个是68年停课闹革命复课后,于70年代先后从本地的公社初中(原来也是小学,69年开始变成初中)和区里的高中毕业的未结婚的男男女女。

  

  青年人,骚气蓬勃。这么一大批年青人(几个年龄大的,也只是在三十岁左右)在一起,校园自然时时都是朝气蓬勃的。虽然整个大队方园也就不到二公里,但学校有宿舍除已结婚的天天或经常回家外,许多都住在学校宿舍。我家离学校也不到十分钟路程,但多数时候也呆在学校(寒暑假除几天培训外,则要在生产队挣工分)。除上课之外,喜欢打蓝球的打蓝球。爱好文艺的,吹拉弹唱(麻子没有文艺细胞,也学着玩过杨琴),组织学生排练文艺节目不亦乐乎。我们学校,还与隔河邻县的一个小学(邻县)结成友好学校,每年都要进行联欢和进行蓝球友谊比赛。喜欢学习的,则一起探讨五六年级的数学综合应用题(文革前的小学升初中的习题集中的应用题,比较难),看谁先列出综合运算式子,或者看谁的更简单。懂半导体的,则忙着帮村民修半导体收音机(当时社会流行半导体收音机,相当于现在的电视机的流行程度)。当时不时兴打牌,包括扑克牌也不打,更少见打情骂俏。所以,生活还是很积极很健康很高雅不低俗的!

  

  虽然不是正规师范毕业,甚至相当部分人只是小学毕业,但对于教学都是很认真的。教师在一个大办公室集中办办,那个时候考试卷子都是教师用钢板该。有一年省里主管教育的紧跟四 人 帮教育革命路线,要求学生实践中学数学而不发初中数学教材,也是麻子们自编自刻教材。几个小学毕业的教师,由于是文革前小学毕业的水平还算可以,而且教学年限长经验也丰富(两个男教师高年级语文,本村小学还有一个小学毕业的教师最后成为高中教师,现早已退休)。倒是不时增添的新教师(由于不断有教师招工走了,或者学校开始办初中班规模扩大),教学经验不足水平不太高。比如,麻子从田里洗脚后初次进教室时,拿着校长给的语文教材课也没备就进教室,以致手足无措,学生起立后不知道应点头还礼。我还常常普遍话读意不准被学生取笑,甚至读白字学生当堂指出(现在仍然不时冒出几个白字)。除年龄大一点的教师和很凶的教师外,学生大多不怕老师。因为是同一个大队甚至是同一个生产队(组)的,教师的小名、教师父母名字,教师本人和家里什么臭事,学生都一清二楚,学生不高兴时就喊教师的爹妈的名字。当然,教得久了,经验和威信也就渐渐有了。

  

  相对于那几十万、上百万如今仍然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民办教师来讲,王大麻子是幸运的。我在大队学校只教了两年半,便于高考恢复后结束了民办教师生涯,而进入大学学习(能考上大学,也得益于当民办教师时的几个教师自发的自学兴趣,甚至当时已自学过初等微积分)。离开学校之前,学校搞了一次集体聚餐,虽然没有酒但是菜却很丰盛(按当时水平)。民办教师的经历,十年前还经常做梦时梦到,自今仍然十分感念那时的人一事。特别是当时的学校校长,比我大二、三岁,小学比我先毕业两年,但在初中和高中是同学。虽然他高中仅读了半年,但他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全面优秀,语文、数学水平很不错,书法很好,又会修半导体,小提琴拉得好,还会打蓝球。人品又相当不错,76年时上面要求要检查教师备课笔记(主要是思想控制),校长就抵制了(而现在在大学里,学校每学期都要抽查教师备课本)。校长虽然没有参加高考,但通过自修考试早就获得了本科文凭,后来在区中学当过校长,但因与区里领导搞不拢辞职当了普通老师,现在过得很逍遥。

  

  如今,由于几十年严格的计划生育使入学人数大大下降,原来公社里的六个学校,已并成两个。留下我们身影和笑声的大队学校,如今连废墟都没有一个,成了春天开油菜花秋天开棉花的一片农田。当年那些朝夕与共,一起厮磨青春的同事们,也早已风流云散:除了有五、六个相继通过考试转成公办教师继续在不同地方教书外,相当部分教师主要是知青和家在“街上”(麻子所在大队有两个生产队在一个小的古镇上,当时的公社所在地)父母有一方是吃商品粮的同事,招工进城工作了;有七、八个年早就回村务农了(当时没有补偿一说),回村务农的有两个分别担任过村干部和组长。在那批同事中,已有五个英年早逝!

  

  此次教育部清退最后一批代课教师后,民办教师或代课老师就会被全部消灭干净,民办教师就会正式退出共和国的历史舞台,再过十多年或几十年民办老师也会退出人们的记忆。中国人善于美化历史、美化领袖的历史教科书,只会歌颂共和国尤其是毛时代教育的伟大成就,肯定不会出现农民自已办教育和民办教师(据说很多重大历史在教科书中都是语焉不详,一笔带过),不会出现一些民办老师曾经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和少数民办教师的不幸遭际。但民办教师的经历会永远保存在曾经的民办教师的个人的人生印记中,十多年前王大麻子梦中还常出现在大队学校教书的情境。

  

  仅以此贴庆祝共和国历史上民办教师(或代课教师)的全部消失干净。

  仅以此贴纪念麻子那二年半的青春岁月,那段逝去的欢乐的民办教师生涯。

  仅以此贴感念那些两年半青春与共、助我成长的大队学校同事们。

  仅以此贴悼念五位英年早逝的同事!

==================================

亲历中国制造之教育大跃进(上)

亲历中国制造之教育大跃进(下)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