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2009年10月13日  

2009-10-13 21:07:37|  分类: 政治经济学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份社会在瓦解,第三等级在兴起
  王大麻子 09-10-13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经济发展,必然会带来社会转型。但是在初期,社会结构的渐变在社会转型初期往往不为人们所注意,人们的观念意识,看社会问题的立场和方法,仍然停留在转型前。
  
  猫眼网友林老虎(林虎三)编造了一个故事,称其打了其孩子班主任(女老师)一耳光(原因据说是该老师不让该网友的孩子在上课期间上厕所拉尿),贴子一出立马唤醒了这个社会对教师的仇恨,赢得了猫眼网友近乎一边倒的喝彩,在猫眼掀起了新一轮仇恨老师的热潮。我们的社会意识仍然是身份社会的意识,往往把一种身份看成是政治经济权利相同的一个阶层。我们的大脑仍然是被身份社会格式化的大脑,我们看问题的方法和立场仍然深陷身份意识的牢宠。王大麻子前不久写了一个关于农民身份的中产阶级正在兴起的贴子,受到自称农民或代表农民发言的网友的漫骂,被说成是隐藏最深的五毛(狗眼看人)。在相当多的人的脑海中,凡农民身份的人都是劳动时间最长、最辛苦而收入却很低的社会弱者。
  
  传统中国社会是农业社会,虽然社会群体分为士农工商四个群体,并享有不同的社会经济权力,但还不是一个严格或封闭的身份等级社会。因为,除了皇族之外,其他身份等级之间都是可流动的,农民家庭子女读书有成之后可以成士(朝为放牛郎,暮登天子堂),商人买田之后也可成为农民。但是,在我们向现代化努力多年之后,以现代化为目的的革命成功后却建立了依不同身份而赋予不同政治经济特权的,不同身份之间严格隔离、流动性极小的,类似于印度的种族制度的等级身份社会。
  
  其中:官员(中高层官员,强力部门人员)是一个拥有最大政治经济特权的群体,城市市民或工人则按其所工作单位的所有制等级分为拥有不同经济特权的等级,农民(农村中的官员除外)是没有任何政治经济特权的贱民(在多年的网络生活中,笔者接触过一些为毛时代唱赞歌的农民家庭出身的人,细究起来他们往往是农村中的大队干部的子女,他们在农村很荣耀,且入党、当官、招工进城都很容易)。除了因政治“表现”好而获得奖赏或与特权者有亲友关系外可走后门外,普通农民很难以变成城市市民,集体所有制工人要变成国有制工人也极其艰难。他们的后一代人,只有通过读书和当兵才有可能改变身份。
  
  然而,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和开放,随着市场经济制度的发育和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社会正在转型:毛建立的身份社会已经开始解体,中产阶级,准确地说应是第三等级或中间等级(既不属于权贵阶级,也不属于贱民阶级的第三等级)正在兴起:
  高等教育扩张,属于中等收入阶层的白领阶层不断扩大;市场的开放和劳动者获得自由流动权利,解放了城市和乡村中的具有创新和创业能力的企业家资源,形成了拥有一定企业经营性资产的资产阶级。城市和农村中的有技术能力的、勤劳和勤俭持家的劳动者,成为有一定财产的和收入较高的中产阶级。
  原来的城市市民或城市工人,包括普通国有企业工人,不再具有传统的政治经济特权,成为普通的打工者,相当部分成为城市贫民,少数人成为不如一般农民的落毛的凤凰(城市中的赤贫者)。
  而毛时代没有政治经济权利的贱民-农民,也分化为城中村中的靠房产出租生活的中等收入者,工业、商业和农业经营企业家,以及有土地产权(农民拥有相当部分承地包产权)有房产和较高收入的富裕农民,当然还有相当部分仍然是贫穷的农民,但其毛时代相比也拥有了劳动资源自由支配权力和一定的土地权力。
  
  因此,我们现在不能再以身份来界定社会阶层了,更准确地说不能以传统制度规定的身份做为界定社会阶层的唯一标准了。财富等级,应该在社会阶层的划分和政策制定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前几年,社科院有课题组写出了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的报告,其阶层划分也主要是财富差别为主,好象把当前中国社会阶层划了十来个阶层。但王大麻子认为,只要划分为三个阶层即可:
  一是由政治权力决定的权贵阶层,他们根据权力世袭的制度,掌握着政治权力和主要经济资源的支配权力;
  二是身份社会中的没有政治经济特权的贱民阶层,目前主要由城市中的贫民和农村的贫民构成,城市贫民虽然有比农村贫民高一些的福利保障,但是农民有的土地财产权力城市贫民却没有。
  三是从身份社会的城市市民和农村农民中分化出来的第三等级或中间阶层,他们有财产、收入较高,其中少数人拥有一定的话语权(这是一种重要的政治权力),少数人进入人大、政协,其中的知识精英则有极少部分进入权贵阶层。
  
  当然,身份制度也仍然在缠绕着我们,权贵阶层的特权日益牢固,此一阶层更加封闭。但是前社会各阶层之间的流动性比身份社会的流动性要大得多。除了权贵阶层基本是封闭的外,贱民阶层与中间阶层之间的流动性是比较大的。贱民阶层(城市贫民,农村贫民)中的一些人,凭借能力和机遇可以进入中间阶层。中间阶层或中间等级,也可能因为机遇不好或者财产权利被权贵阶层侵害,而坠入贱民阶层。社会的现代化,需要中产阶级或第三等级(在西方的第三等级,是政治贵族和宗教贵族之后的自由民)或我们的中间等级的壮大成为社会的主要群体。但是,目前我们的中间等级虽然在不断壮大,但是由于缺少政治权利和财产权利的保障,我们社会的第三等级等容易坠入贱民等级。
  
  封闭的身份等级社会,其实是最稳定的社会,只要有相应的意识形态支撑。所以,尽管在三年“自然灾害”,尽管有十年文革的浩劫,但当时社会却仍然十分稳定。社会转型到按财富等级划分阶层等级后,财富差距的扩大却会社会稳定的风险。所以,现在稳定成了压倒一切的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