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亲历中国制造之教育大跃进  

2009-08-18 09:49:28|  分类: 人文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历中国制造之教育大跃进
  王大麻子 09-08-17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肩负为人类创造终极理想社会使命,掌控全部社会资源,有马氏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计划经济真理作武器,超英赶美赶老大哥大跃进,就是一个很难拒绝的致命诱惑。王大麻子打从出生起就遇到公有化和人民公社大跃进,虽然在五十年代末的那次大跃进中吃蚯蚓而保住了生存权,却注定了与大跃进相伴终身的猿粪。大跃进内容和形式多样,比如近十多年的GDP大跃进。这里想要说的是,近四十年间所亲历和感受的两次教育大跃进,一次1969年开始的十多年基础教育大跃进,一次1998年开始已历十多年的高等教育大跃进。
  
  第一次是停课闹革命之后,从1969年开始的基础教育大跃进,历时十多年。当时的王小麻子于1968年小学毕业,下半年因停课闹革命休学半年在生产队劳动(当时没有童工非法一说)。1969年复课闹革命后,原来的公社小学(当时的公社管五个大队,现在乡或镇下面的管理区)变成初中(公社另有一所小学也升成初中),王小麻子与前二届毕业遭遇瘟革而未升学的小学毕业生一起,在这个小学变成的初中开始读中学。原来的教小学的老师,又原班不动地教初中。等到两年初中毕业后,区(现在的镇)初中又适时升成高中,我们便又开始在原来的区中学读高中。
  
  两年后麻子高中毕业,在生产队务农近三年后,进入大队小学教书。一年后,大概是1976年大队小学开始附设初中。而原来的68年时的公社小学在69年时变成初级中学,又在此时的70年代中期变成高级中学。原来那些教小学的教师,先后变成中学老师和高中老师。不仅如此,市和县城里在七十年代中期也开始大办工人大学,许多国营厂矿都办“七二一工人大学”,农村一些地方以区或公社为单位也曾有“五七大学”。记得当时,我们县城也生产过汽车。
  
  虽然学校不断升级,但老师却仍然是那些教师。大队小学和后来的大队初中里,除了极少数几个文革前毕业的初级师范毕业生和高中毕业生之外,大多数老师都是小学毕业生教小学,或者是从公社初中和区高中新毕业的初中生、高中生,我在大队教书时也有几个来自城市的知青同事。有一个年龄比我大十来岁的老师,是小学毕业,但教学教得好,最后成为公社高中的老师,我的弟弟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他教的。我还好,教我们初中和高中的老师基本都能胜任,特别是当时的教科书本来就比较简单。
  
  因此,当时的教学质量可想而知。记得麻子读初中时,按上级要求也开过一次英语课。但由于没有英语老师,只得由根本不会英语的教政治课的校长临时充任。这唯一一节英语课教的是当时最为流行的口号,校长给我们用拼音标注的读音是“郎李物前门毛”。后来读大学时,大学同学说他们的中学老师把“china”读成“拆那”。我是头天晚上接到通知要到大队小学教书,第二天上午就走进教室讲台给学生上课时,没有备课没有教案,学生起立后我不知道应点头致礼。教语文时,我也不会拼音和普通话,真是误人子弟。我自认还是比较好的,因为七七年暑假镇里老师培训时,我还给那些来自各公社的初中老师,包括教过我的初中老师上过几天数学辅导课。弟弟在公社中学读高二时已开始高考,但他们的物理和数学老师却常常做不出习题或例题。以至我弟弟第一次高考失利,其最强的一门课考得最低(当时高考阅卷是在地区进行,很多人都查分,查分的大多加了分,我们不知道没有查分),在复读时竟然成了该校高中的临时代课老师。
  
  文革之前,我从小学四年级(初小)升五年级(高小)时,还有升学考试,有相当高的淘汰率。但69年开始教育大跃进时,升学时就不考试了,只政审。有些成绩好,但家庭出身不好的,升不了学。有些出身好的流氓不学、成绩极差的学生,因为家庭出身好,反而优先升学。我们那届初中,是几届小学毕业生一起的。我们生产队与我一起上初中的伙伴连我一起共有四个,他们在小学时都高我一届或二届,但当时农村家庭多不重视教育,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初中毕业。在公社初中(当时公社在另一处也有个初中)读书时,我们第一届开始时是两个班(两个排),共六、七十人,最后只有不到三十人毕业。麻子在区(镇)里上高中时,是区(镇)里的第一届高中,也是几届初中毕业生一起(麻子上大学时,则是十几届高中在一起,有年龄相差一代人的),开始时有三个班,最后毕业时只有二个班。期间有许多同学先后回家务农,有城市户口的则通过各种门路弃学参加工作去了(根据当时的经验,家长们也有有知识越多越麻烦的想法,毛说知识越多越反动)。我的初中同学上高中的有二十多人,但最后高中毕业时只有三人。
  
  当然,那次大跃进虽然师资力量跟不上,教学质量不能与现在相比,但对于普及中学教育却大有效果。麻子上高中时,正逢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还学了点东西,而且教我们的老师大多是师范毕业,也有大学毕业的,很有教学经验,水平还不错。等到麻子教小学和初中时,本省的教育主管领导紧跟当时的反潮流教育革命(四,仁帮),学校不注重教书本知识了,主要精力放在“学农学工学军和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毛当时对教育教学的最高指示)上。当时的课本经常打补丁,因为不断有革命家变成修正主义或走资派,印好的课本中有他们的话的地方,都得删除掉。在大队学校教初中时,上面甚至不给发数学课本,据说是要抛弃本本到实践中去在劳动中学,向贫下中农学。麻子只得自编一本简单教材,该钢板复印给学生。省里树立有一个叫“三水教师”的典型,三水是指早上一身露水,晴天一身汗水,雨天一身泥水。我们去松滋参观学习该典型时,看到的就是小学生被学校组织起来参加农村劳动,那时的童工不是违法的!
  
  改革开放,教育走上正轨后,教育大跃进泡沫迅速破灭。那些戴帽学校(小学戴帽办初中)的帽子,那些由小学长成的初中和高中学校,都迅速消失了。公社小学,先后变成初中和高中,很快重新变成了小学。区(现在的镇)高中早就取消,重新变成初中了。而曾经的五七大学,七二一工人大学,现在谁还记得?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