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中国制造六十年:农民眼里的知青  

2009-08-12 08:56:31|  分类: 人文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制造六十年:农民眼里的知青
  王大麻子 09-08-11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六十年了,网易上按年份开列出各种中国制造。知青,或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当属中国制造中的重要一个。知青下乡运动,影响着整整一代人,一直到现在又开始了新的知青下乡运动。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知青回城浪潮的兴起,先是有知青的伤痕文学,有对乡下掌权者玩弄女知青的控诉;到九十年代初,再有“出生就饿肚子,读书就闹革命,长大就下乡,参加工作就下岗”等关于知青一生命运的倾诉;九十年代末则风气大变,当年始乱终弃的故事变成了“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得意的流行歌曲,有所成就的老知青重回农村重温光辉岁月,知青运动又被赋予的伟大意义。
  
  这一切,都是知青眼里的知青,农民眼里的知青则很少为人所知。王大麻子是一个农村人,所在生产队也曾先后来过几拨知青。与其中一拨知青,一同劳动过几年,关系也较密切。因此,也想谈谈一个农民感受和知道的知青。
  
  麻子所在生产队,离县城和地区行署所在地,二十多公里;离区,现在的乡或镇有十好几公里;离公社,在一个不足千人的小镇,有近三公里。公社与县城间,有一条较宽阔、可并行走两辆马车的土路。来我们生产队插队的知青,都来自本地区,县城;到后来,也有来自公社小镇的,比我们小一发的本地知青。王大麻子本人的初中,高中同学是城镇户口的,也大多下乡到本区范围内的生产队。北京、上海和不对等主宰知青话语权的知青,则下乡到外省或边远地区,现在流行的很多故事就是关于他们的。
  
  知青,有三拨或四拨。一是六十年代上半期,一些有理想的城市高中毕业的青年,怀着改造农村社会和传播科学的理想,自愿到农村的。他们是同时代青年中高素质的一批,有热情,能吃苦。不过,这一批麻子没见过,只是后来不断听到有关典型宣传,比如那个叫什么燕子的。
  
  第二拨是六八年或六九年下乡的,其人数规模比第一批大得多。他们大概是在解放前后几年出生,高中毕业或没毕业时发生文革,于是响应号召造 反。文革开始后大学停办,城市经济发展又容纳不下这些高中毕业生,毛全面掌握了权力后他们的造 反任 务也已经完成。因此,这些高中毕业或未毕业的造 反青年,反而成了麻烦,大手一挥便又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但是,当时农村人并不欢迎他们,一是因为生产队不富裕,人少汤艳(艳,音,浓的意思),多几个人每个人的粮食分配就少一些。二是知青劳动能力不如农村人,但因为毛派来的人,工分却不能少。这一批知青,虽然是文革造反的主力,但毕竟接受过十七年比较良好的教育,到农村后多能老老实实地参加生产队劳动,他们与农民的关系还比较融洽。
  
  这一批到我们生产队的知青来自县城,二男二女共四个。生产队专门做了一个知青屋,三开间。东西两厢各有两间房,这四名知青,就住在前面两间。中间一个大房间,通常做生产队社员开磊会的地方。屋后有厨房。我们生产队的知青,没有多大知识青年的架子,与生产队只读过小学的青年关系也比较密切。当时麻子还在读初中和高中,了解不甚多。但也知道一些故事,比如在本村一优秀男青年,与一女知青关系较好,在小河里教一女知青游泳时有意无意或两厢情愿地吃豆腐。该青年咨询麻子父亲意见时,父亲认为他们关系长不了。过了二、三年,四个知青中有三个分别招工回城市,还有一个楚楚可怜的女知青,由于家庭出身不好,一个人孤单留在队里。本队一个贫下中农青年,虽然文化不高但喜欢吹笛子,常在休息时间与她在一起。当然,最后也没有结果。
  
  七三年初王大麻子高中毕业回到农村务农时,前一批知青已经全部回城。但我们队从县城一下子来了四男四女八个知青,他们都是如麻子一样相仿年龄的,县城里的高中毕业生(注意,六九年中学复课后,先后在农村普及了初中,原来在小镇上的小学变成了初中;等到麻子初中毕业后,区里原先的初中又变成了高中)。这批知青,已不是自愿,因此是泥沙俱下。从我们大队的反映和麻子听到故事看,但这一批知青的劳动态度,总体上来说不如前一批,偷鸡摸狗,男女知青间乱性也是有的。我们队一个长相很甜的女知青,就常受到外队知青的骚扰,也被本队其他男知青说得很不堪。但是,到我们生产队来的这几个知青,仍然相对要好得多,在本队地盘内没有发生那些故事。
  
  麻子和他们年龄相仿,同是高中毕业,彼此都相互尊重。当时我喜欢看书,当然也只有四卷,鲁迅的各种单行本,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恩格斯的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等。当然,看这些书也比较能唬人。当时,我在生产队与他们接触较多,因此与他们也比较好。四个女知青中,有一个原是他们班上的班长或团支书一类的干部,在公社干部的支持下,以她为头搞知青实验田(无非就是公社支援他们一些化肥和农药),树典型。该女知青后来当了大队团支书,也是第一个回城工作的。公社书记,经常来生产队视察,中午就在知青点吃饭,午息时就大大咧咧地躺在女知青香床上。但干部与女知青间,没有其它故事发生,起码我不知道。女知青,在当时有如军婚,是不能随便动的。除非,是自愿或交易,或可以一手遮天。有一两个比较调皮的男知青,有时也偷偷唱一些“第一次到你家,你不在。。。”之类的黄色小调(后来知道这其实是民间情歌小调)。这批知青,很多一直到一九七八年之后才回城,而当时我已考上大学进城了。
  
  这一批知青之后,就是比我们年龄小一发的知青了。本地小镇上的,县城里的来了不少。他们生长在文革之中,在教师斯文扫地的时代成长,基本没有接受完整的教育,玩世不恭在他们相当一部分身上表现非常明显。此时,传统道德已被革命破坏,革命理想又早已幻灭,社会上腐败现象开始表面化和严重化,开后门成风。此批知青,下乡时在年龄上要比前几批小得多,大多只有十五六岁,其中相当部分不仅劳动态度差,穿着打扮也流里流气的,偷鸡摸狗也比较普通,男女关系混乱,曾亲见一挺着大肚子的小知青。生产队的农民生怕其子弟被他们带坏,往往对他们敬而远之。
  
  由于本人此时已不在生产队劳动,与他们接触不多。但他们的先进性故事却不少:夏天天热的夜晚,往往是男知青拿着草席在前面,女知青跟在后面,往远离村庄的老南渠(本地浇灌稻田的水渠)走去,第二天清晨再回到住处(他们不怕鬼,这是因为有远怕水近怕鬼之说)。本村民兵连长和排长之类的人物闲得无事时,便约上两三个青年民兵,抓回一两对。将男女分开,细细审问,前 戏如何,如何进出,不放过每一节细节(细节决定成败,魔鬼在细节中)。。。然后再两相对照。一个晚上,审问者和被审者都兴 奋不已。
  
  到二十一世纪,特别是这几年,新一轮的,形式有异的知青下乡运动(优秀大学毕业生下乡当村干部)又开始了。。。我们期待新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