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间谍门的启示 :如何争取铁矿定价权  

2009-07-17 12:30:51|  分类: 政治经济学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间谍门的启示 :如何争取铁矿定价权

  王大麻子 09-07-17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一个在铁矿石进口量占铁矿石贸易量50%以上,属于需求垄断的国家,屡屡被动接受进口量占贸易量比例很小的日本与三大矿商确定(日本在矿商中有股份利益)的先发价。近几年,铁矿石价格上涨400%多,使中国在近几年间多支付7000亿元。这既是难以承受的利益之重,也是很丢人的事。与此同样丢人的事就是,即使我们在稀土方面是供给方垄断,也没有定价权。更令这个迅速崛起的大国难堪的是,中国在世界上买什么什么就价涨,卖什么什么就跌(其根本原因是:我们面对垄断世界时,在贸易上应对失措)。这一涨一跌,就是中国经济发展太半只是为外国人作贡献,国内除了两极分化日益严重,掌握资源的官僚、买办和矿老板暴富外,占人口多数的普通劳动者的社会经济地位并没有提升多少。

  

  为此,很多学术文章和网络贴子都关注中国在世界贸易中的定价权问题。力拓间谍门事件所提示出来的事实,很出乎善良的研究者们的预料。铁矿定价权总是掌握在日本人之手,我们只得被动接受日本人与国际垄断矿商(联盟)确定的高价,其重要原因就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特别是各钢企,不同钢企群体权利和利益不一致,甚至特权钢企借特权贸易压榨无权钢企(据说一年之内特权钢企们通过倒卖矿石可获得200亿),因而使钢企不能一致对外;就是外有为垄断矿商利益服务的熟知国内钢铁业情况的华籍员工,内有为一已、一企之利益而迎合矿商利益、出卖企业机密和国内谈判资料的“内奸”。这些内奸或者是矿企内主管铁矿贸易的高管,或是那些接受矿商高价而可获得更多进口份额以谋利,从而时常在谈判关键时刻拉高铁矿现货价格或提高国内钢材价格的特权钢企。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取得与需求垄断地位相应的定价权。

  

  对此,中钢协和政府官员、政府中的专家学者的主流观点是:定价权丧失在于国内钢铁生产集中度不够,因此应进一步整合重组国内钢铁生产行业,提高国内钢铁生产的集中度(实际上就是钢铁生产的垄断程度)。同时,在铁矿石贸易上,进一步减少国内的铁矿石进口贸易商。当然,作为特色政府,他们偏好的国有的尤其是中央政府所有的钢铁生产企业和铁矿进口贸易商。提高生产和贸易进口的集中度的实质,就是要减少地方的和民营的钢企,取消与之相关联的相当部分的铁矿石贸易商的进口资格。今年中钢协与三大矿商的谈判过程中,据说中小钢企(联盟?)已接受日本和矿商的长协价。

  

  显然,中小钢企不能决定国内钢产品价格,也不能决定铁矿石贸易价格,他们更不可能掌握行业核心机密资料。因此他们虽然可能被矿商拉拢作为谈判的筹码,但不可能成为“内奸”。此次间谍门事件前后的情况,也说明这一点,相反的问题则是出在有特权的大型国有垄断钢铁方面。另一方面,这些年中小钢企虽然一没有规模经济优势,二其所进口铁矿原料价格大大高于特权钢企,但仍然能生存,说明中小钢企具有经济和成本效率,而大型特权国有钢企是非常无效率的。所以,提高集中度或垄断度,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再者,在中钢协和在对谈判中拥有话语权十几家大型国有钢企本身利益也是不一致的。即使把中小钢企都消灭了,他们之间的利益矛盾还是会导致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状况。集中度和垄断程度的提高,最终受害者是本国人民,如石油业一样,得利的国外投资者和国外矿商。化肥行业进口垄断程度很高,但民众(化肥生产企业和农民)仍然很受伤。

  

  事实证明,特权垄断利益集团,与民众的利益矛盾,是内奸的温床。

  

  第二种解决方案是崇尚自由竞争观点的网友们提出来的,与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的意见相反,他们的方案是完全放开铁矿石进口贸易。这种观点在自由竞争的世界是成立的,但是在垄断世界,即国内钢铁生产和市场由国有特权钢企垄断,国外有三大矿商垄断铁矿石供给的情况下是不成立的。因为,中小钢企虽然厂商众多,但在钢铁生产和铁矿石进口贸易方面,在国内不能与十几近二十家大的国有钢铁企业竞争。集体行为的逻辑表明,越是群体成员众多,越不能形成有效的利益群体。国外矿商,无论是从交易规模或是交易成本,其实也是非常愿意与国有大型钢企打交道的。此次,虽然垄断矿商愿意与中小钢企签长协,其原因就是以此压中钢协。更重要的是,以国内开放的竞争的进口机制,与三大矿商垄断的供给机制相对应,这种供求力量的不对等则从国家整体来看肯定是吃亏的,并不能通过进口竞争降低矿价。当然,三大垄断矿商是非常欢迎的,这和在国际经济中具有垄断地位的国家都极力主张自由贸易的道理和理由是一样的。

  

  第三种方案,是官方专家和民间专家似乎都心仪的:鼓励国内钢铁生产企业,或其它中国公司,投资于国外矿山,甚至在危机中趁人之危,并购国外矿业公司,以获得国际矿业公司的股份和国外矿产资源。这种想法是,通过上下游一体化,通过获得国外矿产资源的股份所有权,与国外矿商结成利益共同体。这样,即使国际市场矿产资源价格上涨,我们仍然能获得矿产资源价格上涨带来的利益,从而避免国家利益的损失。但是,这是一厢情愿。因为,能够并购国外矿山的,多是国内的垄断国企,而垄断国企的政府色彩太浓,必然在国外遇到政治阻碍。另一方面,即使能够并购成功,垄断国企的利益也不能等同于与国家利益,更不能等同于民众利益。我们石油产业是上下游一体化的,石化双雄据说也在国际上获得了不少的股份油资源,但是结果国家和民众得到了什么,还要王大麻子多说吗?

  

  王大麻子,前不久也提出了我们如何凭借国际铁矿贸易需求垄断地位,获得铁矿定价权的方案(《垄断世界:政府在铁矿石定价权中的作用》)。基本思路是:交易双方的利益平衡和国际贸易利益的平衡,在于供求方面的力量的大致均衡。因此,应以代表国家利益(代表所有钢铁企业利益)的政府出面,以需求垄断对供给垄断的方式(这是垄断世界维护需求方利益的一种力量均衡方式),与三大垄断矿商(也包括其他国际矿石供应商),进行谈判博弈。这里的需求方不是消费者,是生产者,如果需求方是消费者的话则难以被整合和代表。这里的政府,可以是政府主管经贸的部门,可以是代表所有钢铁企业(交纳会员费的全部钢企)的中钢协(现在的中钢协可能只代表了大型国有钢企的利益),或者是政府与民间行业协会的某种联合。具体做法可以是:钢企根据其全年生产计划,上报一个稳妥的或最低可能的进口数量和矿石品种,然后由中钢协汇总,与国际上的矿商进行谈判确定长协价格。

  

  这里我们要澄清的什么是“政府”以及政府在社会经济和贸易中的作用。更要认识到:现代资本主义,国际经济已经是垄断性的,不能再从完全竞争的角度看问题。垄断的,或垄断资本集团主导国家和全球经济的情况,已严重损害到民众利益,既激化国内社会经济矛盾,也严重损害到国际政治经济关系。一个国家在某一方面,或某些方面具有国际垄断地位,看起来对该国是好事。但是,西方的事实证明,在国际上有优势的垄断利益集团,虽然会给本国带来更多贸易利益,但也会严重损害垄断资本所在国的社会经济健康。我们的国有垄断利益集团,带给我们的贸易利益则很少见到。

  

  目前我们没有办法反国际垄断,但是我们可以在某些方面以垄断对垄断,以“政府”形式对抗国际垄断。

==============

相关文章

垄断世界:政府在铁矿石定价权中的作用

铁矿定价权丧失:“内奸”是谁?

输入型通货膨胀的中国因素:铁矿石价格巨涨

以集体谈判和悬赏制度,应对微软的邪恶挑战

评述铁矿石内鬼的利益链条 作者:谁是谁非任凭说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