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垄断世界:政府在铁矿定石价权中的作用  

2009-06-17 13:01:11|  分类: 经济学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垄断世界:政府在铁矿定石价权中的作用
  王大麻子 09-06-17
  =================
  提示:我国进口量已占世界铁矿石海运量的50%,然而铁矿石需求方的价格主导权却令人丧心地掌握在小日本手里(这里的小,指其进口量在铁矿石贸易中所占比例小)。
  =================
  
  贸易,能够增进贸易双方的利益,也会给世界带来好处。国际间的自由贸易,和一国经济体内的自由交易、自由竞争一样,比政府管制的或保护的贸易相比,要使双方获益更多。所以,(西方)经济学理论上都主张自由贸易。然而,贸易双方所得贸易利益的大小,则由双方的贸易条件决定,其中具有垄断优势一方必然会获得大部分甚至全部贸易利益。更重要的是,现实世界(一国经济内和国际之间)处处充满垄断,包括技术的,资本的,政府特许的,资源的,以及市场(需求方)的垄断,从而并非是具有竞争性特征的世界。所以,政府不干预的自由贸易在许多情况就不成立,在垄断世界里更是如此。
  
  政府在经济中必须有所作为。经济学理论并不否认政府的作用,政府存在的必要性在于:维护法律和道德以减少交易成本,从规模效益出发提供公共物品。此外,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在对外贸易中,维护本国利益。当然,在贸易中维护本国利益,可以是实行促进自由贸易的政策(这在本国有竞争优势的领域尤其如此,所以先发国家大多主张自由贸易),也可以是采取措施打破国外在某一方面的垄断为本国争取更多贸易利益。当然,既或对方是垄断,贸易或交易对于非垄断方仍然是非常有益的(正如中石油垄断石油,我们仍然会使用高价石油一样)。
  
  王大麻子认为,在铁矿石贸易问题上,特别是定价权问题上,政府就有必要发挥比目前更积极的作用。在铁矿石贸易中,三家铁矿公司(澳洲两家,两拓;巴西一家,淡水河谷)形成了铁矿石贸易中的供给方寡头垄断。因此,这几个寡头垄断商,利用世界铁矿石需求的迅速增长,在6年时间内将铁矿石价格提升了5.4倍,中国有7000多亿财富因此流入国外铁矿供应商(铁矿石出口国)中。而与此同时,中国作为需求方的垄断能力也在提高,到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已占世界铁矿石海运总量(铁矿石贸易主要采取海运方式)的50%。但是,我们却没能利用需求方垄断优势,取得定价权(而小日本作为需求方,却屡屡主导铁矿石贸易定价权)。今年,由于美国金融危机,世界钢铁进而铁矿石需求量大幅下降,中国因此信心满满地力图夺回铁矿石定价权,使铁矿石贸易价格反映国际供求形势的变化。
  
  然而,形势发展远远出乎代表本国利益进行铁矿石贸易谈判的中钢协的意外。先是,与中国站在同一战线的重要铁矿石需求方,日本和韩国先后背弃与中国的攻守同盟,以较低的价格降幅率先与三垄断供应商达成协议(日本,在铁矿石供应商那里拥有股份,即使在进口矿石上的价格损失,可以从股份收益中收回;很特殊的是,最近几年都是日本率先与供应商达成巨幅涨价协议,中国只能被动接受。日本的铁矿石进口量比中国少得多得多,却一直主导了定价权)。再次是,中铝收购力拓失败(因为澳洲的政治舆论收购被延续,而力拓在缓过气来之后,便废弃收购协议;当然麻子认为中铝收购力拓成功也不一定是好事)。最后,澳洲的两拓合并,三家寡头并成两家寡头垄断,铁矿石贸易中的垄断程度进一步提高。也许,更令中钢协有苦说不出的是,国内有某国有大型钢企,私下与澳洲和巴西的铁矿供应商亲密接触(从而再现中国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历史宿命)。
  
  看来,我们追求的定价权又要落空了。如今,政府有关部门在多种场合都声明坚决反对导致铁矿石供应方垄断程度提高的两拓并购,并称“两拓”联合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这很有点搞笑:我国的反垄断法,本来就在极力维护本国国有垄断企业(国有垄断利益集团)对本国国民经济、国计民生的垄断控制,却要反对国外的并购与垄断!因此,麻子认为我们应该研究的是,如何发挥一国政府作为本国利益维护者的作用,利用我们在需求上的垄断力量,与铁矿石垄断厂商进行斗法,才是应该考虑的。而不是发表一个没有约束力的,明显的是与政府在国内的作为相矛盾的,让人搞笑的声明。
  
  虽然中钢协,能够作为本国利益的代表。但是从过去的情况来看,中钢协,甚至政府只是代表大型国有垄断钢企的利益,而且大型垄断钢企的政治地位

垄断世界:政府在铁矿定石价权中的作用

  王大麻子 09-06-17

  =================

  提示:我国进口量已占世界铁矿石海运量的50%,然而铁矿石需求方的价格主导权却令人丧心地掌握在小日本手里(这里的小,指其进口量在铁矿石贸易中所占比例小)。

  =================

  

  贸易,能够增进贸易双方的利益,也会给世界带来好处。国际间的自由贸易,和一国经济体内的自由交易、自由竞争一样,比政府管制的或保护的贸易相比,要使双方获益更多。所以,(西方)经济学理论上都主张自由贸易。然而,贸易双方所得贸易利益的大小,则由双方的贸易条件决定,其中具有垄断优势一方必然会获得大部分甚至全部贸易利益。更重要的是,现实世界(一国经济内和国际之间)处处充满垄断,包括技术的,资本的,政府特许的,资源的,以及市场(需求方)的垄断,从而并非是具有竞争性特征的世界。所以,政府不干预的自由贸易在许多情况就不成立,在垄断世界里更是如此。

  

  政府在经济中必须有所作为。经济学理论并不否认政府的作用,政府存在的必要性在于:维护法律和道德以减少交易成本,从规模效益出发提供公共物品。此外,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在对外贸易中,维护本国利益。当然,在贸易中维护本国利益,可以是实行促进自由贸易的政策(这在本国有竞争优势的领域尤其如此,所以先发国家大多主张自由贸易),也可以是采取措施打破国外在某一方面的垄断为本国争取更多贸易利益。当然,既或对方是垄断,贸易或交易对于非垄断方仍然是非常有益的(正如中石油垄断石油,我们仍然会使用高价石油一样)。

  

  王大麻子认为,在铁矿石贸易问题上,特别是定价权问题上,政府就有必要发挥比目前更积极的作用。在铁矿石贸易中,三家铁矿公司(澳洲两家,两拓;巴西一家,淡水河谷)形成了铁矿石贸易中的供给方寡头垄断。因此,这几个寡头垄断商,利用世界铁矿石需求的迅速增长,在6年时间内将铁矿石价格提升了5.4倍,中国有7000多亿财富因此流入国外铁矿供应商(铁矿石出口国)中。而与此同时,中国作为需求方的垄断能力也在提高,到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已占世界铁矿石海运总量(铁矿石贸易主要采取海运方式)的50%。但是,我们却没能利用需求方垄断优势,取得定价权(而小日本作为需求方,却屡屡主导铁矿石贸易定价权)。今年,由于美国金融危机,世界钢铁进而铁矿石需求量大幅下降,中国因此信心满满地力图夺回铁矿石定价权,使铁矿石贸易价格反映国际供求形势的变化。

  

  然而,形势发展远远出乎代表本国利益进行铁矿石贸易谈判的中钢协的意外。先是,与中国站在同一战线的重要铁矿石需求方,日本和韩国先后背弃与中国的攻守同盟,以较低的价格降幅率先与三垄断供应商达成协议(日本,在铁矿石供应商那里拥有股份,即使在进口矿石上的价格损失,可以从股份收益中收回;很特殊的是,最近几年都是日本率先与供应商达成巨幅涨价协议,中国只能被动接受。日本的铁矿石进口量比中国少得多得多,却一直主导了定价权)。再次是,中铝收购力拓失败(因为澳洲的政治舆论收购被延续,而力拓在缓过气来之后,便废弃收购协议;当然麻子认为中铝收购力拓成功也不一定是好事)。最后,澳洲的两拓合并,三家寡头并成两家寡头垄断,铁矿石贸易中的垄断程度进一步提高。也许,更令中钢协有苦说不出的是,国内有某国有大型钢企,私下与澳洲和巴西的铁矿供应商亲密接触(从而再现中国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历史宿命)。

  

  看来,我们追求的定价权又要落空了。如今,政府有关部门在多种场合都声明坚决反对导致铁矿石供应方垄断程度提高的两拓并购,并称“两拓”联合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这很有点搞笑:我国的反垄断法,本来就在极力维护本国国有垄断企业(国有垄断利益集团)对本国国民经济、国计民生的垄断控制,却要反对国外的并购与垄断!因此,麻子认为我们应该研究的是,如何发挥一国政府作为本国利益维护者的作用,利用我们在需求上的垄断力量,与铁矿石垄断厂商进行斗法,才是应该考虑的。而不是发表一个没有约束力的,明显的是与政府在国内的作为相矛盾的,让人搞笑的声明。

  

  虽然中钢协,能够作为本国利益的代表。但是从过去的情况来看,中钢协,甚至政府只是代表大型国有垄断钢企的利益,而且大型垄断钢企的政治地位也远高于中钢协。所以,就有大型国有钢企不买中钢协的帐,私下与铁矿石供应商亲密接触,眉来眼去。更重要的,大型国有垄断钢企本身也不能代表国家利益,只能代表其垄断集团及其相关利益者的利益。设想一下:若某大型国有垄断钢企业并购了力拓,难道我们就能拥有合理铁矿石价格吗、民众就能享受到竞争性的钢铁价格吗?某垄断型国有化工进出口公司,参股国外某垄断供应厂商,还不是与外方勾结联手涨价,损害本国利益吗?

  

  因此,要取得与铁矿石贸易需求方垄断地位(进口量占海运量50%)相对应的定价权,就必须政府出手。因为只有政府才可代表社会或国家利益 (实际是否如此是另一回事),才有约束力整合国内力量。政府出手发挥作用,可以是组织(机构)、法规(约束本国钢企)和政策(包括税收政策等)的某种组合。对此,我们也必须从理论上重新认识政府在垄断世界里,在争取本国贸易利益中的作用和方法。进一步的,则要研究垄断双方的博弈问题。

  

  相关链接:

  以集体谈判和悬赏制度,应对微软的邪恶挑战

  中铝收购力拓失利,对民众何尝不是好事

  输入型通货膨胀的中国因素:铁矿石价格巨涨 也远高于中钢协。所以,就有大型国有钢企不买中钢协的帐,私下与铁矿石供应商亲密接触,眉来眼去。更重要的,大型国有垄断钢企本身也不能代表国家利益,只能代表其垄断集团及其相关利益者的利益。设想一下:若某大型国有垄断钢企业并购了力拓,难道我们就能拥有合理铁矿石价格吗、民众就能享受到竞争性的钢铁价格吗?某垄断型国有化工进出口公司,参股国外某垄断供应厂商,还不是与外方勾结联手涨价,损害本国利益吗?
  
  因此,要取得与铁矿石贸易需求方垄断地位(进口量占海运量50%)相对应的定价权,就必须政府出手。因为只有政府才可代表社会或国家利益 (实际是否如此是另一回事),才有约束力整合国内力量。政府出手发挥作用,可以是组织(机构)、法规(约束本国钢企)和政策(包括税收政策等)的某种组合。对此,我们也必须从理论上重新认识政府在垄断世界里,在争取本国贸易利益中的作用和方法。进一步的,则要研究垄断双方的博弈问题。
  
  相关链接:
  以集体谈判和悬赏制度,应对微软的邪恶挑战
  中铝收购力拓失利,对民众何尝不是好事
  输入型通货膨胀的中国因素:铁矿石价格巨涨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