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罪恶的户籍制度:浪费在农村的宝贵财富  

2009-02-16 21:07:16|  分类: 政治经济学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恶的户籍制度:浪费在农村的宝贵财富
  王大麻子 09-02-16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近两亿农民工长年在城市务工,加上子女在外读书、跟随父母或寄养亲戚处,使许多农村住房长年无人居住。比如,在王大麻子近亲中就有三家长年在外,三家的楼房长期空闲无人住,有两家春节都在打工的城里过。估算一来,全国起码有近五千万,甚至上亿套农村住房(其中多数是楼房)长年空置。这不包括进入沿海和大中城市打工的内地中小城市。。。
  
  文革时生活困难,有一条毛**语录我背得很熟:“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相对于贪污来讲,浪费的罪更大。因为,即使一个贪官贪污一亿元,其中起码有95%的财产仍然被用于社会,造福于全国人民。而房屋长年空置无人居住,则不仅不能为社会创造财富,反而会加快房屋的腐朽(大麻子一个亲戚的楼房,据说因多年无人住,都朽得不能住人了)。
  
  这一切,都是城乡分隔的户籍制度造成的恶果。设若没有城乡分隔的、等级特权的户籍制度,若在城市有相对稳定工作的农民能取得城市人的一切政治经济权利,则随着最近三十年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必然会有五千万以上家庭,近二亿农村人口成为城市居民。从而,会使农村长年闲置的住房大大减少,使宝贵的经济资源(资本,土地,自然矿产,人力)资源得到更有效的利用。
  
  每当想到,农民工们拿着在城市辛苦赚来的大把银子,在农村建造起一幢又一幢,越来越高级的,有的相当于城市别墅式的,但一年却住不到半个月时间的楼房时,王大麻子就十分心疼。一个国家的财富,就因为一个荒谬的户籍制度而不断被浪费。更痛心的是,国家的管理者们对此却熟视无睹,并继续用巨额财政补贴,进行以农民住房升级为主的新农村建设!王大麻子交的税,相当部分被一些人为了政绩而浪费了。
  
  土地是最宝贵的。浪费的不仅只有住房(堆砌成住房的建筑材料和人工),还有农村土地资源。同样是五千万套住房,在农村占有的土地要比城市占用的土地多得多。除此之外,人为的阻碍在城市有稳定工作的农民工成为城市人,不给其城市人同样的福利保障,使农村人口始终保持在一个高水平,使农业劳动收益相对低下,种田效益低,大量土地被抛荒,得不到经济利用。而另一方面,政府却以粮食安全为名,不顾现行制度造成的大量土地抛荒,还在死守耕地红线政策,限制农民的土地产权(特别是处置权)。
  
  当然,现行户籍制度造成的资源浪费远不止建筑和土地,带来的罪恶远不止资源浪费。
  道路客运的资源浪费也很严重,几亿人如候鸟。每年春节前后,十几近二十亿的客流给交通客运带来极大压力;节后又造成运输资源的大量闲置。
  食色性也,农民进城打工,必然造成大量的旷男怨女,造成性资源的闲置和紧缺(住房也是,一边是闲置,一边是拥挤),造成阴阳不调和,社会不和协。
  家庭和稳定的社区熟人社会是道德最重要的防线,民族人口中生命力最旺盛那部分人口,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包括中小城市中进入沿海和大中城市)流动不居的生活,必然带来社会道德水平的下降。
  家庭不仅是在社会上打拼工作的男男女女的最安全和最后的港湾,健全的家庭生活也是子女成长和教育最重要的,比学校更重要的环节。农村子女,特别是留守子女的教育,安全,道德问题日益严重。农村大学生所占比例逐渐降低。
  中国的未来,正在被荒谬的户籍制度葬送。
  
  改善农村生活条件,新农村建设是好事。但是巨额财政开支补贴建起来的,长年无人居住的别墅式楼房,有必要吗?为什么不能眼光长远一点,改掉实行了五十多年的,没有效率的,非人性,不公平的种族隔离式的城乡分隔的户籍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