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小岗村“衰落”:内地农村现代化路上的典型痛苦  

2009-11-20 10:23:01|  分类: 政治经济学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岗村“衰落”:中国农村现代化路上的典型痛苦

  王大麻子 09-11-19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小岗村所在的凤阳自古就是全国典型:“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就有九年荒。”一是说凤阳是个好地方,一个富饶的平原。二是说朱皇帝的制度,天灾人祸,特别是制度之祸,使凤阳成了出名的贫穷之地。三十年前,农民解放者长期实行的集体主义的人民公社制度,使吃不饱的凤阳小岗村人冒着坐牢的风险,以集体血手印盟誓的形式,偷偷地开始了分田单干。这个村十多家人为求生存的个人行为,却打响了改革的第一炮,启动了国家改革开放进程,使朱皇帝的凤阳县小岗村成了全国典型。

  

  然而,三十年后率先改革实行家庭承包制的小岗村却“衰落”了。一个改革典型村却比许多农村都落后,且不说那些名闻中外的华西村和南街村。“衰落”的原因很多。

  

  一是“懒”且有红眼病,据有的考察者说该村村民虽然穷但却很少有人自已种菜吃,这是小岗村“衰落”的根本。通常说什么中国人勤劳,那只是对一部分而言。实际上相当部分人比较懒的,也不敢冒风险,且安于现状,在强权下则逆来顺受。这一点,王大麻子比较相信。鱼米之乡汉江平原的一些村,不少人都很懒,若有人种的菜好就经常被偷(严重怀疑网络上的偷菜游戏的设计者来自于麻子所熟悉的江汉平原的某些农村),所以到最后没有人敢种菜,结果大家一起贫穷。因此其发展和富裕程度远不如一些重庆山区。虽然有人也可能说,小岗村经济区位条件不好,但是麻子所知道的四川重庆一些山区区位条件也不好,但人家却发展了。所以,最根本的是地方文化习惯。也许,成了典型之后,上级政府会有一些经济上的照顾之类,或是引来其它富裕村来帮助和资助,但这并不能使其富裕,反而更助长其依赖性,使其变得又“骄”又“懒”。

  

  二是内斗厉害,以集体主义或国家主义意识形态为武器进行的内斗从来都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也是中国贫穷的根源。前三十年,给人们形成了穷则光荣富则修,以及必须走集体主义道路的观念。小岗村有两著名的堂兄弟,他们在饥饿之时一起为争取生存权利或温饱权利而行动,但温饱之后他们的执政理念完全相反而陷于长期内斗。这两个改革元勋级人物,一是有企业家能力,却要以个体经济带动村级经济;一个却要走集体合作之路,但却没有企业家能力。由于两个改革功勋内斗不已,结果几十年小岗村什么路也走不成。据说前者想在自家的承包地上办个什么养殖场,却受到后者的坚决反对,理由是“承包地不是你自己的”。前者在村办的另一厂,也被人炸掉厂门而无人追究刑责。。。和前一条结合起来看,可见当地人心之险恶。

  

  三是前一、二十年,贫穷的当地政府也见不得小岗村率先富起来,从而拖小岗村发展后腿:政府没有的,小岗村不能有。据说,那个非常具有企业家能力,反对回收土地重走集体之路,请来不少投资者,办了个几个厂,最后都被上级政府拿走了。上级政府甚至借小岗村之名,吸引外地的投资者在政府所在地办了个工业园。

  

  许多典型富裕村的经验表明,农村要富裕要现代化,就要搞规模经济搞经济开发。现在,小岗村又陷入另一种痛苦,以集体主义加国家主义进行现代化的被现代化之痛苦。改革典型小岗村相对衰落了,这使打着改革旗号的人脸上很不好看。好在现在国家,更准确地说是政府富裕了,不差钱了。于是,来了个财政局的挂职书记,给几十户分散居住的村民,每家补助2万元建起了聚集在一起的楼房,即所谓新农村。还有每个大棚财政补贴五千元的大棚等等不一而足。甚至把周围的两个村与小岗村合并,以图收规模经济之效。

  

  允许农村承包地经营权流转了。于是,借这么个改革东风,政府又搞强行搞“土地集中”以进行开发,牵头引来外地一些大资本搞一些大的开发项目(美国GLG集团,深圳什么生态农业园),每个项目占用土地都是大几千亩。这自然引起了一些村民对未来的担忧,同时也引起了那些“土地被集中”的以分田单干成名的家庭的坚决反对。

  

  从“大集中、大锅饭”到“家庭承包、分田到户”,是一个自然创造过程,小岗村和全中国农民因此成功地摆脱了饥饿,获得了自由。现在,又要从“家庭承包分田到户”再到“合地入股、土地集中”这是一个政府“好心”包办强办的被现代化过程,那些自由惯了的农民,未来只能进入大资本办的“工厂”劳动。据有关报道,那些外地来的投资者,宁愿雇请外地打工仔,不愿请本地人(这是什么问题?)。因此,这能否成功,能否在不提高小岗村村民收入风险的情况下增加小岗村农民的收入,还是个问题。但是,这样的被现代化即使成功有什么意义(比如,小岗村工业发达了,小岗村人成了拿高土地租金而生活的寄生者)?正如当年靠国家大力支持建立起来的大寨没有任何正面意义一样,正如南街村作为靠几万外地打工仔所创造之剩余价值而富裕起来的红色资本主义典型没有任何推广意义一样。

  

  与南街村是当初没有经历分田到户直接的集体资本主义不同,小岗村这种违背农民意志的外地大资本带动的资本主义现代化折腾带给农民的只能是痛苦。现代化应是个自然过程,被动的现代化和被致富都是痛苦的。当初,若及时给予农民完整土地产权和自由迁徒权,若政府不干预不包办,小岗村的企业家们早就利用其作为改革第一村的名声,无痛苦的走上了现代化富裕之路。

=========

现代化迷思下的中国“三农”百年歧路:《岳村》感想  

新农村建设:典型没有普遍意义—传销的寓言

苏小和:小岗村,“改革第一村”的没落

两个小岗村:告诉你真实的小岗村(转)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