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山西官员栽赃,四大罪件件莫须有  

2009-11-16 20:00:36|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营煤矿四大罪,全是莫须有

  王大麻子 09-11-16

  (http://lishiba1.blog.tianya.cn 和http://blog.sina.com.cn/zhbxiang)

  

  ================

  过去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却是将自己的罪、自己的问题归罪于民营,如何完美全裁赃令人不得不佩服和五体投地。

  ================

  

  山西省进行煤矿业大整合,以大型国有垄断煤炭企业为核心整合、兼并或消灭民营中小煤矿,其一是搞国进民退,开近三十年渐近改革的倒车重新让国有垄断企业垄断和支配国民经济;基二是成为中国煤炭市场上的OPEC,以使政府能获得更多资源垄断利益。但是,在三十年改革之后国进民退必然不得人心。于是,山西和其它有关各方极力为其国进民退的产业整合辩护。

  

  开始还羞羞答答地,说是民营煤矿仍占三分之一,还有国有与民营混合的煤矿,纯国有矿数量不多。但是,没有按资源占有量、产量和资本量的比例呢?后来似乎从代表论那里找到了理由,则理由气壮了些,说:整合不是国进民退是优进劣退,将中小煤炭企业作为劣质生产力,将以国有为主的大煤企说成是先进和优质生产力。但是生产力的先进与否,从来是以成本竞争力为标准的,不是以企业规模大小为标准的。

  如今,当浙江地方参与进来协商之后,则干脆说国进民退的产业整合没有违现,因为现法规定煤炭资源国有。“针对山西煤改涉嫌‘违宪’的说法,山西省有关部门也回应称,根据宪法,资源是国家的,不能买卖。”(见东方早报:山西煤改加速 晋官浙商周三在杭交锋)。但是,资源国有并不意味着必须国营!而且市场经济也必须法律保证民营资本的产权和利益,保证契约和交易的自由。进一步法不合理则非法。若按现法很多取得共识的改革都可能是非法的,许多违背市场经济原的做法就可能是正确的。

  

  为了壮胆,山西人(更准确说是山西官员及其帮闲的专家)为了整合掉民营煤矿,给民营小煤矿加了莫须有的四大罪。有报道说“在山西,有人形象地概括了小煤矿的‘四害’:浪费资源、破坏生态、草菅人命、腐蚀干部”(见《新华视点:四问山西煤矿“大整合”》)。在舆论上,主旋律也长期喧染民营煤老板的暴富和炫富行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奠定了山西煤炭行业国进民退的舆论基础。但在王大麻子看来,山西人给民营小煤矿所定的四大罪,主旋律舆论给煤老板定的财富原罪,都是属于莫须有。

  

  民营煤矿都是中小煤矿,而中小煤矿的地质与开采条件差,品位低,储层薄,有的甚至不能使用先进的综采设施。因此,其开采成本自然就高,回采率当然低,而且生产安全的自然条件也差。越是大矿好矿回采率越高,以前看过油田的采收率,油田条件优劣不同其采收率相差有7倍之多,但我国油田全是代表“先进”生产力国有垄断企业开采的。所以,所谓的资源浪费(指回采率低)和草菅人命(指安全条件差矿难多),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小煤矿的地质与自然生产差等自然因素,而不是民营的结果。

  

  有研究表明,占有大矿优矿的国有煤矿的矿难事故并不比民营好多少,只不过是暴露出来的少,且受难者获得的赔偿反而更低。更何况,暴露出来的矿难表明,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政府矿监部门监管不力,甚至矿监部门、地方政府与矿老板相互勾结的结果。现在倒好,给民营煤矿加上四大罪,把它消灭了就可为监管体制和监管部门脱罪,西山人(官员)真会打算盘。

  

  最可笑和无耻的是,把破坏生态、腐蚀干部作为民营煤矿的罪状,这和实行闭关自守的年代,毛把干部作风腐败归罪于西方的资本主义一样好笑(前两天,某官员仍然说干部腐败行为是西方生活作风,但西方官员却清廉得多)。明明是自身政治、法律制度有问题,使干部没有监督和制约而造成干部腐败,明明是生态环境保护法律有缺陷且有法不依而造成,却有脸说成是煤矿民营的结果。过去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却是将自己的罪、自己的问题归罪于民营,完全是裁脏。王大麻子50后人,怪事荒唐事见得够多了,但也不得不佩服给民营煤矿加上四宗罪的山西人(官员)。

  

  实际上,生态破坏很大程度上是政府行为,是制度问题。政府为了发展不制定有效的生态环境保护法律,甚至已有法律也不严格执行,对于国际上环保者的批评更还以国家“发展权”为名辩护。在现行体制下,民众没有生态环境权益,环保部门甚至与环境破坏者勾结,大量环保投入也没有效果。正是因为如此,最大的环境破坏者,据说就是一个生产力和产权均十分先进的某个国有垄断矿业集团。面对这个最厉害的,谁都无可奈何的生态环境破坏者,山西人(官员)又会如何说呢?

  

  除了政治与法律体制造成的监管无力之外,矿业领域问题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资源产权制度及其相关的资源税费不合理。资源公有或国有,特别是可分割资源的公有,必然导致公地的悲剧,导致资源利用低效率(包括生态环境破坏)和资源租金耗散(包括官员腐败)。因此,无论资源开采方面是国营还是民营,都避免不了以上问题。而且资源国有国营的话,问题只会更严重。因为民营的话,政府还可以动真格下狠心治理,而国营的话则政府决不会惩罚或杀掉自己的孩子(国企被称为是共和国长子,实际上只是政府的长子)。

  

  国有民营虽然有问题,但应该比国有国营好。在资源国有国营的双重错误产权安排下,为了掩盖国有垄断企业的低效率,国家不得不以无偿或低偿(过低的资源税和资源有偿使用费)将巨额资源租变成国企的虚假的利润。但是,资源租金税费过低,使得公有(集体和国有)资源成为官员和资本交相争夺共同瓜分的肥肉,在公有资源开采权转让由无制约的官员掌控情况下,民营资本要获得矿权必然要以巨额煤炭资源租贿赂官员,腐蚀干部(更何况干部也希望被腐蚀);而在获得开采权后,当然要尽快获得投资回报,这必然产生短期行为,导致更多矿难和降低资源利用效率。但其原因不是民营,而是资源公有和资源税低(以及环境税缺乏)。

  

  国有垄断煤矿企业,占有资源租金更高的优质矿产资源,其资源租金更多,但其资源租金同样没有给国家或民众带来什么福利。国有国营煤矿的巨额资源租,实际上垄断煤矿的高成本,变为管理层的高工资高灰色收入,变为垄断企业垄断行业的过高收入,导致行业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国企内的腐败,不平等若不是更严重的话,起码也是同样很严重,民工在国企更没有地位更没有人敢支持民工其维护自身权利。

  

  不同文化传统和背景的中外历史均表明,政府所有不如民有,国营不如民营。因此,我们要警惕一些人借伪劣民意给民营裁赃,在搞倒退的同时转移矛盾和推卸责任。

  

  ================

  公产悲剧:煤矿血案是一连串错误的结果

  煤企整合国进民退,以安全和先进生产力名义开倒车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