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大麻子的博客

通往朝鲜之路由一个个沉默的人铺就。

 
 
 

日志

 
 

农民表哥:不幸者的幸福生活  

2009-11-13 12:01:38|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表哥:不幸者的幸福生活

  王大麻子 09-11-13

  

  特别强调,表哥今年六十岁,大约在十三年前即患上一种难以治愈的疾病。几次与死神打交道,至今仍然没有治好。尽管表哥长年要吃药打针甚至输液,但表哥家里生活并不穷。因此,这回写的是作为农民的表哥,一个不幸者的幸福生活。这里先要说明:许多地区的农村肯定仍然是贫困的,而且比较富裕的农村也有贫困户,比较富裕地区的农村也有因不合理制度导致的经济利益矛盾和经济问题,更有国家政策不合理导致的问题。

  

  人们一想起农民,头脑里便出现辛劳和贫穷的影像。有一些十分关怀农民问题的城里人,不顾改革开放三十年,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技术进步,以及工业化和城市化给农村和农民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对农民的印象仍然处在城乡完全分隔,城市人在九重天,农村人处于九重地的毛时代。更有人,把农村劳动力转移,农村人口转移这一改革开放成果,带来的乡村萎缩、农田抛荒当作是农业危险、农村衰败,看作是问题(真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难道把大量人口束缚在农村,让农村每天都人声鼎沸就好么?)!!!

  

  农民表哥所在农村为江汉平原的产棉区,家住在长江岸边的一个老码头形成的小集镇上。上世纪八十年代及以前,往来于沙市与枝城和宜昌的班轮停靠于表哥家所在的码头。但是,后来由于公路交通的发达,这个轮船码头被废弃了,小集镇也因此衰落,成了纯粹的农村。但江汉平原传统上是就是富裕农村。而表哥家所在的产棉区,因为棉花是经济作物,又比江汉平原的水田区(比如监利江湖地区)要富裕些。这就注定了表哥家的幸福生活具有一定的区域因素。但是,这并不说明山区农村就一定不富裕。王大麻子第一故乡在重庆山区,改革开放前的生活与江汉平原的农村生活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但现在,麻子的山区农村老家的楼房比王大麻子第二故乡的江汉平原地区的楼房还多还漂亮。

  

  表哥家原先有五口人,表哥的父亲,表哥(即表姐夫)与表姐,两个女儿。表哥的两个女儿,先后于十年前和七年前出嫁。表哥的父亲去年去世。现在只有夫妇两人。从住的方面讲,表哥家在九十年代后期(在大女儿出嫁前)就建了一幢三层楼房,大门外是自家菜园,再就是一大片农田;后院是一条路,相当于一条小街(原来的码头小集镇)的街尾。楼房除了装修档次较低(但也很清洁,冬天不能在屋里烤火,怕把墙面弄脏)外,应该算得上是城市人眼中的独幢别墅了。近几年,也添置了一些高档家用器具。烧火做饭也用液化气或是电,不再用棉杆、麦草了。麦草和棉杆都放在田里了烧了。表姐和表哥两口子欣赏兴趣不同,只能各看各的电视,一个在楼上看,一个在楼下看。

  

  表哥两个女儿没有读高中,更没有读大学。两个女儿结婚后都和女婿一起在沿海打工,大女儿夫妇在沿海打工已十好几年,小女儿夫妇打工也有五六年,均已在沿海站住脚根,即使金融危机她们也无失业之忧(还经常炒老板,跳槽)。听表哥讲,小女婿前几年经营一个小面包车,给商家送东西,每天纯收入有200-300元,一年纯收入在7-8万左右。今年,该女婿买了一个大货车,跑长途,收入更高了。据表哥讲,去年五一期间大女儿夫妇回家,把表哥家里主要家用电器更新了一下。

  

  对此,王大麻子十分感慨:那些把子女送去读大学的普通农家,家里通常都穷(城市里也一样),与表哥女儿们同龄的子女大学毕业后也难以找到好工作,找到工作的收入可能比表哥家的女儿们的收入还低,幸运者虽然成了收入较高的白领但却成了房奴与企业奴。幸与不幸,真是难说。三十年前,王大麻子考上大学时,有鲤鱼跃龙门之荣耀。现在,普通人家有子女上大学,说不清是好事或是坏事。另,过去农村,重男轻女。现在,有儿子家庭则要愁为儿子娶媳妇(麻子第二故乡那个村,据说很多男青年都三十多了,还找不到媳妇),生活往往艰难。娶了媳妇的,也不孝敬父母!

  

  表哥表姐因为年龄大,往年一直在家种田,有近十亩承包地。每年二季,冬季是小麦或油菜,夏季是棉花。表哥家今年种棉一季的收入就在1.8-1.9万元左右(按表哥说法,扣除成本后的纯收入一万多元),加上小麦的收入肯定在二万以上。而且,现在每个农村劳动力平均种植面积虽然提高了,但是由于农业机械化、技术化程度的提高,劳动强度和劳动日数大大减少。一般来讲,水稻区每年的真正劳动日数在两个月左右。种棉花要麻烦些,特别是摘棉花时间就有近二个月,因此其每年也只需要劳动四个月左右,其它时间很清闲。由于有自家菜园的菜、家养的鸡和猪,表哥基本不需买粮、买菜、蛋与鸡,但还是会时常买些肉,因此每年一万多元的纯收入、没有子女上学负担,且相对清闲而自由的生活,应该是很不错的,幸福的。作为房奴和企业工奴的许多城市白领当然会十分羡慕。

  

  由于很多农活(特别是重活)被机械化代替,由于除草剂等农药和化肥的使用,表哥夫妇有很多时候也可在城市打工。前几年,五十多岁的表姐就到女儿打工所在城市去做了保洁员(用假身份证),每月收入近千元。家里的农活仅由表哥一人在家打理。近几年,表哥在农闲时也到女儿打工的城市和表姐一起生活(表哥因有病,不能打工)。所以,即使表哥两口子的收入也不仅仅是农业收入。麻子第二故乡的村里,就有近六十岁的年壮而闲不住的老人,半天在家经营农田,半天在城市扫大街(骑自行车或摩托往返)。这在某些厌恶劳动者看来是很辛苦的和不人道的,但在农村勤劳的老人来说,能劳动,能做事,有收入就是幸福的。

  

  城市化的生活使表哥的行为也有点城市化。去年表哥父亲突然去世,全家便从沿海某城市,坐飞机回家办理丧事。表哥这次来我家,坐的是一个很高级的摩托。用的手机也不错,六十岁的患有难以治愈疾病的表哥穿的是一套西服,衬衣马甲,皮鞋,很标准的城市化打扮。这次来我家玩后,说回去要买个微波炉,据说是太方便了。表哥所在农村地区,买码盛行。在我家玩的那天,正值买码开码,表哥不能回家便电话联系其亲友买了五十元的两注,一注是单,一注是“南坡”(音)。结果,买单中了,另一注没中。两相抵销,输了十元。

  

  表哥因为有病,早已把烟酒戒了。表哥也不喜欢农村的那种打牌赌博,据表哥说农村赌博的赌注不小,很容易引起人际关系矛盾。表姐今年回来了,不在打工了。回来后的表姐很清闲,不习惯,表哥说表姐总是无事到到田里打望(转转)。表姐也不喜欢赌博,但表姐打花牌却总是赢钱。现在农村的问题不是穷,穷主要是精神生活上的。

  

  =============

  农民表哥的幸福生活:猪都不吃红薯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